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三颗种子

请勿上升



#第一颗


王俊凯的自行车链条在掉与不掉之间挣扎了半个来月,终于是在这天早上往地上踉跄一瘫,沧桑宣布自己就此退休。

 

于是他只能有些不情愿地跑到离家两个街口远的站台赶公交,寒冬腊月里从头到脚全副武装,只露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睫毛可长了,就这么时不时眨一两下,好像也能就此扇起一阵微小的风。


他闲不下来,总觉得站在那里不动就会更冷些,于是在清晨还亮着灯的广告牌前踱步,长腿一步迈过来,两步晃过去。


王俊凯今年刚升了高中,正是中二病患者喜欢装出学长范儿的时期,眼看着打东边儿走过来的男生身上熟悉的初中部校服裤,就不自觉挺直了腰板儿,试图营造出一股属于大哥的气势来。


男生长相气质用出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他微微抬头望过来,淡淡地瞥了王俊凯一眼后,便好像不感兴趣地扭过了头去,安静又站得笔直的等车。


王俊凯瞅了眼他,深觉学弟这种’入眼皆云烟’的高冷气质似乎在气势上略胜一筹。于是他也不自觉收起了散漫好奇,下意识挺直了背脊,来来回回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就在他小孩子一样暗自较劲儿的过程中,公车总算是姗姗来迟。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先等着男生上了车,才长腿一迈,一屁股坐在了对方身边。


时间还早,公车上空荡荡的,就王俊凯和初中部学弟两人排排坐。


男生看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王俊凯自觉讨了个没趣,也不想先开口落了学长的气势,于是憋了口气,忍着讲话的冲动。


结果这忍着忍着,大早上的公车晃晃悠悠,又安安静静的,王俊凯困得眼皮打架。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等他终于打着哈欠醒过来的时候……王俊凯惊恐地发现,他正舒舒服服地枕在学弟的肩膀上。


即使隔着保暖的棉质外套,王俊凯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脸颊正压着对方因为抽条而瘦削到有些突出的肩胛骨。学弟领口里露出洗得干干净净的校服外套,传来若有似无的清新的味道。


这一觉还睡得很香。


三十分钟车程,王俊凯大半时间是睡过去的。


他像被冷不丁踩了尾巴的猫似得猛地窜了起来,热度瞬间从脖子一路烧到了天灵盖,王俊凯盯着此刻正轻轻活动肩膀的学弟磕磕巴巴语无伦次:“我我我我你你你……!”


学弟还是很淡定,好像刚刚他并没有格外温柔地默许陌生的学长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了一路,还贴心地保持着一动未动,生怕把他吵醒似得。


他朝着王俊凯的方向歪了下头,修剪的整整齐齐的留海随着重力作用微微扬起,在光洁的额头前轻轻晃了晃。


他的眉间有一颗小小的痣。


生的那样巧妙,只一点,却如同冬日里枯枝上生出的那朵梅花,水墨黑白的画卷上落的一点朱砂,石子投了百川,四海便平白起波澜。


王俊凯像被玻璃窗反射过来的光晃了眼,学弟正歪着头笑。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听力忽然间好使了这么多倍,因为他居然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有力地砰砰直跳。


直到他听到学弟接下来说的话。


八百米冲刺在下一秒就撞了南墙,一口气梗在嗓子里险些噎死过去。


“你睡觉张嘴又睁眼的。”


男生轻描淡写而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王俊凯身上的白色羽绒服,顿了顿接着道:“好歹不流口水。”


王俊凯:“……”




#第二颗


课间操安排在第二节大课间。篮球场分配给高中部,紧挨着的足球场则留给了初中部。


中间一排小白杨,深秋早没了绿树如茵,只剩几片枯黄干瘪的老叶子还在苟延残喘。


王俊凯百无聊赖,低头端详着欣赏了会儿自己刚买的篮球鞋,脚尖在塑胶场地上轻轻地踢踢打打,一颗小碎石子从他的脚下蹦蹦跳跳地滚过了左边儿的小白杨,正巧啪叽撞在了一个人的鞋跟上。


他反射性地一抬头,穿着初中部校服的男生正巧转过头来,小小的眉间痣在零碎的黑发里若隐若现。


男生忽然冲他笑了一下。


不是那种咧着嘴过于放肆的笑,而是你眼见着那人轻抿成直线的嘴角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融化了般,微微上扬了一点细小的弧度。


喇叭里突然响起的广播声震耳欲聋,王俊凯却从呼吸的间隙中听到了风声。

有莫名其妙的雀跃顺着风钻到了他的心里,胜过一切百花盛放的春天。




#第三颗


和高一七班挨着的是初三四班。


他们班个子高高长得最好看的男生叫易烊千玺。


高中部和初中部不在同一座教学楼,所以王俊凯能理所当然名正言顺地见到易烊千玺的时间段,就只有课间操还有体育课。


王俊凯突然就对’怀疑了九年其存在价值’的课间操生出了一种无与伦比的热爱。


存在即是有意义的,果然不假。


只是今天依旧有意无意盯着易烊千玺发呆的王俊凯却被人拦住了视线。


扎着高马尾的小姑娘不染脂粉,眼里只有憧憬和期望,是最美好的模样。


女生同样穿着高中部的校服,手掌大半蜷缩在宽大的校服袖口里,只五个小小的指尖攥紧了袖子,紧张地来回摩挲。


“我喜欢你。”


王俊凯一愣。他有不少被表白的经历了,但这大庭广众的,还真是头一回。


他有些为难地抬起手挠了挠头,围观的人这么多,王俊凯担心自己就这么拒绝会让女孩子的自尊心受到伤害。


“这……”他有点儿纠结,脑子里想组织个合适的语言,却一时情急想不出。


没想到一个低沉好听地声音冷不丁地响起来,就在他两步之外。


“他有喜欢的人了。”


王俊凯望过去,男生半倚在挺直的小白杨上,波澜不惊的。


“……啊?”


王俊凯没反应过来,傻不拉几地回了一个应声词。


易烊千玺歪头看着他,反问句里却有种笃定的味道:“你没有?”


既见青山。


王俊凯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眉开眼笑。


只是顷刻间,这段日子以来那些困惑和忐忑都在他的注视里灰飞烟灭。春风十里拂起涟漪万千,你看天上云兴霞蔚,雨落则绝百里荒芜,雪尽后是芳菲四月。


原是少年情之所至,胜却人间无数。




评论(131)
热度(931)
  1. 感官动物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