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克卜勒

#伪现实向

请勿上升




时隔八年重回母校,物是人非或许还算不上,心境总归是大有不同了。王俊凯作为往届毕业生优秀学生代表,受邀给新生开设讲座,传授一些来自前辈的心得体会。


这些年他忙得大抵只余下喘气的间隙,连轴转的日子过久了,恍惚间似乎硬生生把自己当成了理论上不可实现的永动机,发条一直过度负荷地拉扯着,蓦地停下来时,总有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茫然。


他好像在做一个打着“努力工作”的名义实则疲于奔波的梦,似乎目标明确一路向前,但偶尔梦醒的时候,他又说不上来这一切的意义究竟是什么。那些热忱或许确切地存在过,但过去这么多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消耗到寥寥无几。王俊凯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所有努力都带着快乐的向往,可现在他仍旧努力而充实,却捉不住多少快乐的因子。


王俊凯想停下来,找找那些依旧紧紧握在手里不肯放开、却隐匿模糊在时光中的从前。他以准备母校的讲座为缘由艰难地跟公司请了两天自由活动的假期,回他曾经熟悉的地方走一走。


夜里的路灯照不亮存心隐匿于市井的人,王俊凯戴着棒球帽走在街上,也幸能不被匆匆赶着回家的行人察觉分毫。


八月底正是晚风渐冷的时候,王俊凯把手抄在口袋里慢慢地走,逆着步履飞快的人流,像大海中误入沙丁鱼群体迁徙的小丑鱼,不知所措、迷茫懵懂……格格不入。


公众人物虽时时刻刻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自身却失去了融入其中的资格。人类是群居动物,而他们不得自由。


最擅长的是交际,最不擅长的是交流。


所有的得失都是等价交换的。




王俊凯在街口的红绿灯踌躇了好一会儿,才挪动步子往印象中的小吃街走。大学的时候,和……易烊千玺常去的地方。


那时候俩人一个中戏一个北影,彼此叛变母校厮混在一起,坐在沾着露珠的草坪上斗嘴扯皮,蹲在小吃街旁边的马路牙子上啃滚烫地冒烟儿的肉夹馍,把死死压在心底下那些丢脸又难受的一塌糊涂的事说给那个独一无二的人听,痛快又安心地彼此分担那些再不会吐露给第二个人的憋屈心事。


没什么可怕的,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咬咬牙,那些糟心的事儿都会过去。这些浅显又深刻的大道理自己告诉自己没用,别人跟他讲也白搭,然而只要是从对方的嘴里说出来,即便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抵得过旁人千言万语字字箴言。


只要是你说的,再简单的大白话也足够,我信。


这种踏实感再没有别的人给得了,一个钥匙配一个锁,怎么相隔万里再一相遇还是改不了契合,单独拎出来一个似乎就缺失了存在的意义。


而这不需要什么理由。


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北京是个糅杂了很多看似不可调和的元素的城市,它包容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也融合了各个地区的文化,并加以调和,染上属于北京城独有的颜色。


小吃街便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喷香扑鼻的味道顺着傍晚清浅的风一路送过来,牵着人们不由自主地往香味的源头走去。


王俊凯停在卖红糖糍粑的摊子前,鼻间缭绕着叫人挪不开步子的甜味,脑子里却想起很多年前,年纪还小的易烊千玺认真思索着采访的问题,然后笑着回答:我觉得我像湖南老家的糍粑,糍粑就是要煎好久才能熬出味道。就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磨练吧。


他很多年没有吃过糍粑了,险些要忘记这种独特的味道。可是易烊千玺说过的每个字他都记得,而现在王俊凯看着裹着红糖的糍粑,突然很想重温这种味道。久经磨练的。


小心地接过袋子,王俊凯捧着小小一块儿的糍粑,很柔软。


可是一口咬下去的时候,才发现这种温和的柔软下更突出的却是极有韧性的劲道,历经千锤百炼后沉淀下来的隽永沉香,尝过便念念不忘。


那些快要满溢到光年外的想念坠得胃里沉甸甸,可人是狡猾又可悲的高级动物,那些踌躇不前的顾虑与恐慌叫他们自顾自地裹足不前,让他们言不由衷,装聋作哑,用’逃避分离’去造就’后会无期’。


原来他一点也不勇敢。






夜色浑浊的傍晚衬得天更清,呼出口气的尾巴里头秋意浓。


末班车上没几个人,夜班司机吊着上下打架的眼皮盼天明。王俊凯就坐在车厢最靠里的地方,挨着半开的玻璃窗,由着呼啸而过的风略过他的发梢,让冷意扎根到表皮以下,径直窥探到意识深处。


他专注地看着匆匆而过的街景,路灯不惧冷风,扎根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开出一条孤寂的银河。


每一朵昏黄的灯光都围着固执的飞蛾,它们的幸运在于那不是真正的火,于是侥幸把性命拖长,却不幸于那看似明亮的光竟从不曾绽放燃烧。


与他执着了许久的人有着似是而非又异曲同工的地方。


朦胧的光落在王俊凯的视线里,却勾勒出那人琥珀色的瞳眸。他的目光总带着一种烟雾般的神采,藏着他叫人难以窥探只能揣摩的小心思,平和却不平淡,总归落不了俗。


王俊凯最爱他这一点,也最恨他这一点。那份虚无缥缈的流露是让他一步步陷落的罪魁祸首,却也因此叫他分不清自己竭力想要握住的究竟是不是一厢情愿的错觉。


一口气坐到公交车的终点,王俊凯沿着下车的站点漫无目的地走了不知道多久,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易烊千玺在北京的公寓。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屋子里没有亮灯,王俊凯蹲在马路牙子上点了一支烟。他其实不喜欢烟的味道,只是这些年难免有压力大的时候,偶尔点上一支,总觉得心里堆积起来叫他喘不过气的东西能有那么一点儿化作青烟,吹到他看不见的地方去。


他蹲的脚都麻了,小腿像有细细密密的针扎,却不想动。脑子里似乎想了很多,又或许只是一片空白。


凌晨时候街道上空落到荒芜,以至于王俊凯听到脚步声时并没有在意,只是微微低了头将脸笼罩到阴影中去,不会有人认出他来。


“王俊凯。”


熟悉的陈述句。


“……”


他僵硬了一会儿,才有些不知所措地抬起头来。


易烊千玺就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微微垂着眼看他。他一点儿也没变,和从前一样有种叫人安定的气质,穿着宽大的兜帽卫衣,九分的牛仔裤加板鞋,手上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子。


他依然那么好看,头发只随意地抓了抓,却更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不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十几年的明星,依旧成熟稳重,却半点不沾烟火与世故,只有历经沉淀的恬淡安然。


王俊凯愣愣地看着他,或许是被冷风吹得太久以至于不能思考,他莫名其妙地脱口而出:“你最近吃糍粑了吗?”


易烊千玺被他问的一愣,良久从塑料袋里掏出一个密封包装的食品袋子来。


“你怎么知道我买了糍粑?”




王俊凯恍惚看到命运在推着他鼓起勇气,向他喜欢的人跨出一步。


他想要唯一一次选择相信“克卜勒定律”。


他想要拥抱他唯一用尽全力小心翼翼喜欢的人,对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而那个人回抱住了他。






评论(90)
热度(816)
  1. 兔子爱吃企鹅爱吃胡萝卜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2. 土豆烧牛肉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