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追光者

#很久以前的,补个档。


1w+,一发完,你的名字同梗。


请勿上升


“因为你有梦可做。”




01


夏天潮湿闷热的空气让呼吸都多了些黏稠的味道,蝉鸣声此起彼伏仿佛永远不知疲倦,吵得人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易烊千玺手里拿着从奶奶那讨来的蒲扇使劲地摇,但洗完澡后刚换上的棉麻小褂还是很快便湿了个透彻。他郁闷地在凉席上翻腾着,只盼能多汲取那么一点点的凉意。


每当这个时候,易烊千玺都希望自己能够住在城市装有空调的公寓房。


四面环山的皖清县是一座远离城市烟火的小小县城。交通闭塞,信息流通也较为迟缓,甚至不乏有依然坚持自给自足享受春耕秋收的人家,而易烊千玺家是开寺庙的——还是世袭的那一种。


这座不大不小的寺庙已经在皖清县屹立了不知多少年,易烊千玺跟着守了栢㝊寺一辈子的爷爷奶奶长大,就住在曾经用来招待香客留宿的西厢。


稍显褪色的红色立柱依旧牢牢地支撑着这座历经岁月的古庙,常年缭绕在鼻息间的檀香散发着沉静安宁的味道。没有雕梁画栋,没有花藻井纹,反而沉淀出古朴厚重的宽宏底蕴来。


每年夏末秋初的时候,栢㝊寺都会举办一场庙会,用以祭祀神灵。对生活在稍显与世隔绝的皖清县的人们来说,也是一年中难得热闹的盛事。每到那时候,那条通往半山腰栢㝊寺的长长石阶便再不复平日里廖无人烟的宁静寂寥,火红的灯笼萤火般绚烂的点缀着长街小巷。报马仔、路关、仪仗,艺阁应有尽有,舞龙舞狮从这头表演到那头,沿途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摊小铺,套圈、投壶、射击,还有十元三次的纸网捞小鱼;红通通的糖葫芦和又甜又精巧的小小糖人儿颇受孩子们的喜爱,刷着厚厚调料的烧烤串儿香飘十里,也正应了那句“济济跄跄,洁尔牛羊,以往烝尝.或剥或亨,或肆或将”。


早在周朝的时候,便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一说,八月饮酎,用九酝,太牢,合聚万物而索享之。而到了现在,易家依旧延续着这种文化风俗,索神鬼而祭祀,祈求风调雨顺、平安喜乐。


易烊千玺的父母常年不在身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寺庙里耳濡目染,自然也多了那么点超越年龄的平和沉稳。


他的爱好也和同龄人有所不同:喜欢收集并戴或大或小的佛珠,圆润平滑的木质佛珠一圈一圈的缠绕在白皙的手腕上,透着历经沉淀的岁月静好;喜欢在清晨或午后看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的《人间天堂》和《夜色温柔》、或是透过君山银针茶的热气袅袅看铃木光司的《光射之海》和《鬼水怪谈》;不喜欢听时下流行的口水歌或是彰显不羁叛逆的重金属摇滚,反而偏爱倾诉着平淡故事的安静民谣,听谢春花用清澈的嗓音唱着身不由己的孤单、怀念着无知无畏的年纪;尤其喜欢在闲暇时,拿着自己精心挑选的两个核桃一派悠然自得的于指尖旋转。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转的时候核桃互相不能碰到对方,核桃上的那颗小孔还要都朝下,技术含量相当高。


而正因为他的这些不一样,使得他总是觉得与自己的朋友有着一种隔阂感,他在心里想要多交一些朋友,可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迈出那第一步来。开学之后便要升上高中二年级的他,和同学们的关系都算不上生疏,但好像也并没有一个能吐露真心话来互相依靠的朋友。


易烊千玺摇着奶奶的大蒲扇,没边没际的胡思乱想着,终是熬着夏日躁动的余热带着一身汗意进入了梦乡。




02


王俊凯醒来时便觉得身上黏糊的难受。


他有点轻微的洁癖,最受不了夏天出过一身汗之后身上黏糊糊的感觉,所以每到夏天的时候,总会开一整晚的空调来保证自己第二天神清气爽。


然而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衣服都贴在了身上,空气中漂浮着燥热因子,额际的汗水甚至打湿了头发。


他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却看着头顶高高的木质穹顶愣住了。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本应柔软的棉花枕头变成了硬邦邦的手工缝制的荞麦枕头,身下舒服的两层床垫变成了铺着凉席的硬卧榻,他翻身坐起来,揉着自己酸痛的脖子和一阵阵酸麻的腰一头雾水。


他愣愣地环视着这个不能算是“房间”的“房间”。古色古香的屋子里甚至还摆放着雕刻典雅的木质屏风,红木雕花桌椅,房间的中央还燃着好闻却让他稍稍有些头晕的熏香。


王俊凯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穿越了。


他低头看看自己,这明显不是他的身体。在房间里转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一柄镜子,王俊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睁大了眼睛。


年纪看起来和他相仿,清秀的面容却有一种沉静的味道。眼神清澈又通透,他试着扯了扯嘴角,镜子里素未谋面的男孩笑起来时深陷的梨涡温柔又缱绻。


王俊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不由自主地微微红了脸。他朝着自己的脑门儿上拍了一下,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或者是根本还没有睡醒。他反思着自己昨晚在临睡前有没有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导致他做这样的梦,却无辜的发现自己昨晚和往常一样,做了一部分暑假作业、看了几集海贼王,然后就洗洗睡了啊。


想了半天还是对现在的状况摸不着头脑,不过王俊凯的心态向来很好,最擅长的便是随遇而安,说白了就是有那么点大大咧咧,他很快就把寻找原因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很是新鲜的打算用这副新身体出去转转。他打开衣柜打算找件干净衣服换上,好在衣服还是现代的,这让王俊凯稍稍安心了些。


推开门时铺面而来的新鲜空气让王俊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栢㝊寺坐落在半山腰上,此时将将天明,朝阳在远山和云层的遮掩下隐隐绰绰,夜间潮湿的空气还未散去形成浅浅的薄雾,为这座人烟稀少的小城晕染出郁郁葱葱的荒芜。


王俊凯穿过绿水环绕的长廊,看着草叶间凝结成缕的露珠依依不舍的坠落在散发着泥土香气的地面上,氲出深褐色的小小痕迹。


对于从小生长在大城市的王俊凯来说,充斥着大自然所独有的清新气息的皖清县美的像一个不忍打破的梦。


这里的一切于王俊凯而言,都是新鲜的。


他饶有兴致的在山林小路间穿梭,小心翼翼地踏过长满厚厚青苔的石板桥,听着顽强生存在夏末的蝉鸣仿佛在发出最后对生命渴求的呐喊,甚至想要跳进冰凉的谭水里肆无忌惮地游个畅快。


王俊凯太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自由了。


不知道转了多久、直到肚子开始发出抗议的响声,王俊凯抬头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升到头顶的太阳,才意识到早已过了该吃午餐的时间。他摸摸裤兜,幸运的翻出了二十块钱,于是便沿着石阶下了山,准备到小镇上买点吃的。

没想到沿途却撞见了些不怎么美好的事。


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正围着一个难掩紧张的男孩,看样子是想敲诈点钱。本来王俊凯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毕竟他还不知道这具身体的新身份,却见那男孩慌乱间抬头看到他时匆匆喊出了一个名字——


“千玺!”



看来是认识啊。王俊凯抓了抓头发,既然这样那自然没有不帮忙的道理啊。


他轻松地随意将手抄在口袋里,朝那群转头瞪着他的混混微笑着偏了偏头。


“给个忠告,放人。趁我还客气的时候。”




03


好舒服啊。


易烊千玺翻了个身,将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不自觉地蹭了蹭。没想到奶奶亲手做的硬邦邦的荞麦枕头也能有这么舒服的触感啊。


……咦?


易烊千玺刚刚醒来还有些迷迷瞪瞪的脑子总算是清醒了一些,他猛地睁开眼睛,云里雾里地使劲眨了眨,随即难得的露出了些许不明所以的迷茫表情来。


他正坐在一张柔软而有弹性的大床上,旁边便是明亮干净的落地窗,从易烊千玺的视角往下看,高楼林立的城市像是漂亮的钢铁森林,来来往往的车辆在道路上自由穿梭,看不清模样的人影稍显缓慢的移动着。


按照这个大小比例来看,这间公寓少说也要在十几层。


他收回有些头晕目眩的脑袋,迷迷糊糊的打量着这间房间。挂在墙上的空调柜机正无声地运作着,使得整间房间都充斥着舒适而凉爽的冷空气;木质的实木地板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光可鉴人,墙上挂着周杰伦的大幅海报,立在墙边的玻璃架子上海贼王的周边摆了一整层,褐色的木质民谣吉他安静地立在书桌边彰显着存在感。


易烊千玺眼尖的看到了书桌上放着的做了一半的习题,他利索地爬起来光着脚丫子走过去,目光快速地扫过那一摞课本还有上面可爱而端正的签名——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物理(必修1)》

高一八班,王俊凯。


哎呦,还是同龄人诶。易烊千玺先是感叹着两人竟都是准高二生,随即便隐隐有了一种让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猜想。


一边理智告诉自己这不符合科学规律,一边又纠结地盯着卫生间的镜子说不出反驳的话。


镜子里的他根本不是易烊千玺,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少年。


那个陌生的少年此时正对着镜子露出一脸懵逼的傻乎乎的样子,蓬松而柔软的黑发因为睡觉的缘故有几根凌乱地支棱着,明亮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鼻子极为挺翘,偏过头时便能看清美好漂亮的脸部线条,他试着咧开嘴笑了一下,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和漾出的猫纹便再也藏不住地浮现出来。


蛮可爱的嘛。意识到自己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这个,易烊千玺顿时被自己射手座的颜控属性搞得哭笑不得。


易烊千玺冷静下来,来来回回地把各种可能性推断了半天,最终得出了最有说服力的一个结论——


他在做梦。昨晚临睡前他曾想要住在有空调的公寓房,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切都很合理。



既然是个梦,那么就当体验另一种生活了。他轻松地想着,正在考虑接下来要做点什么,就听到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顺着声音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手机,易烊千玺下意识地接了起来。


“喂喂,哥们儿,江湖救急啊!”


不自觉地接了一句“怎么了?”,就听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只听声音都能想象的出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来:“别提了,郑旭那家伙今天突然拉肚子没法参加这次的演讲比赛,但是咱们学校的名额又不能白费,问了好多人都说时间太仓促来不及准备,这不实在找不着人,就问问哥们儿你能不能顶上,反正你就算犯傻出糗也不会影响那帮女生对着你犯花痴……咳不是,大家都知道你乐于助人嘛。”


易烊千玺特别想问一句什么叫“实在找不着人”才来找他,不过想想这不过是一个梦,也就没计较这些小事。反正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点什么,那不如就去这个什么演讲比赛看看好了。


于是他颇为痛快地答应了那边:“地址发给我,一会儿就到。”


他的视线再次落在床头柜上时却看到了一个与这间房间有些格格不入、对他来讲却极为熟悉的东西。


一串佛珠。


他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串佛珠出现在这个房间有些违和感。但随即想到这其实是在自己的梦中,便又很快释然了。


易烊千玺想了想,在出门前戴上了这串佛珠。




04


徐昊彦总觉得今天的王俊凯有点不太一样。


王俊凯喜欢笑,人既大方又开朗,最喜欢的便是交朋友,在人际交往上的天赋让人叹为观止。王俊凯的成绩很不错,但却不是那种一门心思搞学习的人。他打的一手好篮球,运动细胞极为发达,听说还从小练跆拳道,并且一不小心就成了黑带高手。


但是真要想让他静下心来研读那些充满着文艺气息的文章和历史上著名的诗词典故,那真的是在难为他。这也是为什么徐昊彦并没有第一时间来找王俊凯顶班的缘故——


怎么看王俊凯都和文学社那帮一脸沉醉地读着徐志摩的家伙们不是一个画风,让他和那群堪称移动地文学百科全书的学究们比他们最擅长的演讲,摆明了是去送人头。



可是郑旭的意外缺席完全打的八中学生会一个措手不及,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便要上场比赛,根本没时间再去写演讲稿,更别提还要背的滚瓜烂熟,这种注定要出丑惨败的比赛谁也不愿去丢那个人。


所以即使不适合,徐昊彦还是颇为感激王俊凯的仗义相助。他想着,万一王俊凯上去之后乱讲一气、输了比赛也没关系。他甚至想好了怎么给他比一个大大的拇指,鼓励他已经做得很好了,并请他吃川菜安抚他失落的心情。


然而现在他莫名觉得剧本好像要变。


王俊凯穿着白色的衬衫——这没什么不对,徐昊彦特意在电话里提醒过他要穿的正式一些。


但问题在于,那件白衬衫随意而潇洒的解开着最上方的三个扣子,领口自然地敞开着,露出白皙而线条优美的脖颈和精致纤瘦的锁骨。


想起王俊凯一贯以来那T恤里面都要套小背心的“王不露”作风,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震惊的表情。这这这特么不是太阳从西边儿出来了吧?禁欲系玩儿够了想转性感风?


眼看着坐在观众席上眼神瞬间变得如狼似虎的女生,徐昊彦抬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太过分了,本来就是校草,还想往校外发展粉丝后援会,不给自己的好哥们儿留条活路了。


而且……徐昊彦继续看着正低头在手机上查资料做简单准备的王俊凯,总感觉他的气质也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说曾经的王俊凯是酷帅狂霸拽时而切换阳光开朗傻白甜,那么现在的王俊凯,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他的神情淡淡的,却又很温和。长长的羽睫在他清秀的侧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笔挺的鼻梁勾勒出令人惊艳的轮廓,没有唇纹的薄唇轻抿着,给人一种认真专注的感觉。


他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便像是一幅让人心生安宁的水墨画。


徐昊彦看着王俊凯,他好像一点也不紧张,甚至还有种游刃有余的悠闲和小小的期待感。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样盯着王俊凯看了好一会儿,便突然对这场本应必败的比赛生出了无穷的信心来。


毫无理由的,只是看着安静坐着的王俊凯,他便觉得——


一定能赢。




05


易烊千玺再次睁开眼时第一反应是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随后他便长出了一口气。易烊千玺还是易烊千玺,昨天那离奇却又感觉很真实的经历,果然只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他变成了另一个男生,并且还替那个人参加了一场演讲比赛。


他摇摇头,以前没发现自己还有这么深厚的想象力啊。易烊千玺没有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他之前所穿的那一件了。


易烊千玺洗漱完之后便往爷爷奶奶住的院子走,今年祭祀神灵的日子很快就要到了,他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只是往日里空空荡荡的寺庙似乎不复安静,他踏进院子里的时候,正看到自己班上的同学秦昇梵高兴地和奶奶说着些什么。


易烊千玺惊讶地挑眉,他和秦昇梵虽然是同学,却并不熟悉,一年下来说过的话屈指可数,怎么会在自家的寺庙里见到他?看样子还是他专程跑来的。


还没等他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看到他出现,秦昇梵便极为热情的跑了过来。


“千玺,昨天真的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估计少不了挨一顿打。”


秦昇梵昨天本以为自己肯定是要倒霉了,要么破财要么挨揍,却没想到正好看到班上的易烊千玺。其实秦昇梵本来没指望能有人来救他,只不过慌乱间下意识就叫住了认识的人。想到班上向来喜欢独来独往并不怎么融入班级的易烊千玺,他总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很冷漠的人,至少不像是愿意插手别人的麻烦事的样子。可是没想到,易烊千玺竟真的停下来帮了他。


那时候的易烊千玺看起来和往常不太一样,只站在那就散发着极强的存在感,歪头看着他们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挑竟带了点痞痞的味道。那些混混自然是没有把一个学生放在眼里的,却怎么也没料到这回踢到了铁板。收拾掉那群混混只用掉不过几分钟的功夫,易烊千玺的动作极为利落,每一分力道都是恰到好处没有半点浪费,显然是练家子。


救了他之后的易烊千玺依旧还是没什么话,只是冲他点点头便转身走了。秦昇梵瞬间觉得以前他和其他同学都错怪易烊千玺了。易烊千玺只是外冷内热而已,其实是一个很关心同学的人。既然他不会主动搭话,那么他们来找他也是一样的嘛。燃起熊熊热情准备拉着其他同学来和易烊千玺交朋友的秦昇梵不知道,昨天救了他便走的“王俊凯牌易烊千玺”只是担心在熟人面前露陷才话那么少的,不过这一切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易烊千玺莫名其妙,昨天?挨打?他想来想去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帮过秦昇梵什么忙。但他只是抿了抿唇,明智的并没有问出口。简单地聊了一会儿把秦昇梵送走之后,他有些头疼地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却没想到奶奶无意中的一句话便把他点醒了:“烊烊啊,今天不出去玩儿吗?昨天在外面逛了一整天呢。”


昨天……逛了一整天吗。易烊千玺笑着跟奶奶说今天在家里看会儿书,便匆匆回了自己住的西厢。


果然。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东西被人动过了。原本放在抽屉里的镜子现在正大大咧咧的躺在桌面上,衣柜门打开着,每晚都要更换的熏香早已燃尽徒留青灰,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之前那件棉麻小褂儿了。


这么多明显的漏洞他竟然现在才发现。易烊千玺稍稍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这种超出他认知范围的事情让他感觉并不太好。


他定了定神,走到书桌前坐下来,拿了纸笔开始整理现在的情况。


昨天他变成另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的灵魂显然也进入了他的身体。从早晨睡醒到晚上再次入睡是一个完整的周期,他们灵魂互换的时间便是在彼此陷入睡眠之后发生的。而当他用那个人的身体陷入沉睡时,再次醒来时便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那么现在他有理由推断,今晚用自己的身体入睡之后,明天可能会再次在那个人的身体里醒来。


易烊千玺思考着这种灵魂互换发生的原因以及终止的时间点,却因为可利用的线索太少而只能暂时放弃。只不过,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关于互换的记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不论如何,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便也要有应对的措施。


易烊千玺拿出一个崭新的本子,在扉页上写下了留给那个人的第一句话。


[你好,我是易烊千玺。]




06


王俊凯醒来时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回到了自己家。挠挠头正打算嘲笑自己一下怎么会做这么中二的梦,却瞥到了手腕上戴着的佛珠。


他虽然一直莫名其妙的特别珍惜这串佛珠,但并没有戴着的习惯啊?


王俊凯傻了几秒,随即一跃而起,打开手机锁屏看了眼上面显示的日期:

2017年8月3日。


果然,他并没有关于8月2日的记忆。


看来昨天的一切并不只是幻想而已,他是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整整一天。

王俊凯试图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却发现有关昨天的记忆就如同真的做了一场梦一样,变得隐隐约约、模糊不清。


有些不喜欢这种遗忘的感觉,王俊凯打开手机备忘录,把自己能记得住的所有事情都记录了下来。


然后他想了想,在课桌上最醒目的位置留了一张便签。


[我梦见啊,你梦见了我。]




07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开始了每隔一天便灵魂互换的生活。



他们是极为互补的。


王俊凯擅长运动,打篮球向来是最抢眼的那一个;而易烊千玺能够静下心来阅读书籍,引经据典信手拈来。王俊凯性格阳光开朗,身边总是围绕着一大帮的好朋友;易烊千玺冷静沉稳,总能发现一些旁人所注意不到的细节。


他们互帮互助。


王俊凯帮不知如何向他人迈出第一步、不善交际的易烊千玺交到了很多真心相待的朋友,而易烊千玺自从帮王俊凯赢得演讲比赛之后,便细心地给王俊凯列出了循序渐进的书单,帮助他褪去毛躁,蜕变的更加稳重成熟。


他们也彼此吸引。


他们无话不谈。即使没有真正见过彼此,但他们每天都给对方写很多的信,讲一天下来发生的事,讲彼此朋友间又爆料了什么曾经的糗事,讲明天对方或许要做的事,讲很多过去,讲很多现在,也讲更多未来。


他们越来越了解彼此,通过文字,也通过彼此的家人和朋友。心中属于对方的形象越来越鲜明而立体,而越了解,便越生出一种懵懂发芽的喜欢。


而共享身体和灵魂这种奇妙的事,时间越久,便越发像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潜移默化能够改变很多东西,其中之一便是习惯。


他们习惯了彼此扮演对方,有时候便不自知地带上了对方的影子。


易烊千玺开始喜欢笑,无忧无虑的笑,阳光开朗的笑,腹黑得意的笑;王俊凯不再毛毛躁躁,举止也不再大大咧咧,他学会了在下午的时候泡一壶君山银针茶,安静地看东野圭吾的《预知梦》。


易烊千玺记得他曾看过这么一句话。“据说,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曾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当两个迥然不同的人开始越来越像的时候,那么在彼此心里,对方一定拥有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位置。


毕竟只有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对方,才会下意识模仿出对方的模样。


而当这种懵懂的喜欢日积月累、越发汹涌的时候,便很难再仅仅满足于通过留言来想象彼此当时的模样。


博尔赫斯曾写道,“我如何对我的日子说:我住在你那里,却未曾抚摸你;我周游了你的疆域,却未曾见过你。”


易烊千玺想,这不正是讲的他们吗。


王俊凯,我想见你。




08


易烊千玺在这一天没有给王俊凯留言。


铃木光司说,说花美就会有人说“也有不美的花”。预想到会有这种抱怨于是写“既有美丽的花也有不美的花”。这已经是废话了。让所有人都认同的文字称不上表达。表达需要勇气。


而易烊千玺现在选择搭上火车离开这座从未离开过的小城、千里迢迢去寻找那一个也许只存在于空想中的他,已倾尽了此生所有的勇气。


易烊千玺想赌一把,若能在人海茫茫中找到他,他一定会做出这辈子最疯狂的事——


冲上去拥抱他,看着他的眼睛说喜欢他。


告诉他,两个人一起才是故事啊。




易烊千玺坐了接近十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了王俊凯所在的城市。


出发的时候还是早晨,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易烊千玺疲惫忐忑又有些兴奋期待,他坐上公交车到了记忆中王俊凯所住的公寓。为了不忘记公寓的位置,他在做下决定之后的每一天都会绞尽脑汁的回忆,百般确认自己并没有遗忘。


直到真正看到那间熟悉的公寓大门,易烊千玺才终是放松地吐出一口气。


而恰巧王俊凯正背着单肩包从公寓里走出来。这是易烊千玺第一次亲眼看到王俊凯的模样,高高瘦瘦,昏沉的夜色也遮挡不住桃花眼里明亮的光。


他微笑起来,向王俊凯走了过去。


“我们终于见面啦。”




09


易烊千玺怎么也没有想到,王俊凯根本不记得他。


他看着王俊凯愣愣地看着他,一脸困惑地想了想,随后稍显抱歉的挠挠头,咧开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


“那个,我们认识吗?”



——砰。


易烊千玺眼中的期待快速地冷却变成了迷茫,随后便是自嘲的空洞。那砰然而响的无声的爆炸声就像来自没有硝烟的枪口,对准了他。而枪柄就握在易烊千玺的手中,扳机正由他自己扣下。


原来啊,这一切不过是他自己,做的一个可笑的梦。


而他,也不过是别人醒来后,便会遗忘的干干净净的梦罢了。


易烊千玺僵硬地摇摇头,淡淡地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他转身就走,仿佛这样便能证明,他其实毫不在乎。


王俊凯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人的模样,他下意识地想要挽留他。


于是王俊凯伸出手,想要握住那个人——


易烊千玺浑身一震,接着甩开他,逃离般的飞速离开。


王俊凯愣愣地看着那个人离开的背影,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他没有抓住那个人,而一串古朴的木质佛珠,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




10


易烊千玺不知道自己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游荡了多久。


他只知道当他踏上回程的火车时,便已收拾好心情,准备好了遗忘。


努力过,但一切都过去了。



而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天起,他们再也没有灵魂互换过。




11


王俊凯醒来时发现易烊千玺并没有留言。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王俊凯莫名地便有些心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在房间里焦躁地来回转了好几圈,才想起来他知道易烊千玺的手机号码。


以前都是通过书信,这是第一次,王俊凯试图在自己的现实生活里联系他。想到马上就能听到易烊千玺的声音,王俊凯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变得越来越快。他手心微微有些出汗,拨通了那个怎么也忘不掉的号码。


却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超出了王俊凯的认知。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 please check it and dial later.”


这不可能。


王俊凯记得自己昨天还用这个号码跟秦昇梵通过电话,怎么可能只是一晚的功夫便是空号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总觉得不能等到明天互换身体,必须要在今天找到易烊千玺,弄清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王俊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要现在、立刻,去皖清县找易烊千玺。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想要订购前往皖清县的车票。然而接下来的一切都像是一场让王俊凯崩溃的噩梦。


订购页面上并没有任何一班前往皖清县的车票。王俊凯不解,就算是很小而又偏远的小城镇,也不应该没有任何到达的途径啊。


只是上网搜索之后的结果让王俊凯如坠冰窟。皖清县早在一年前的今天,便因为地震导致的山崩毁于一旦。


无人生还。




12


郑昊彦觉得王俊凯疯了。


从来都笑眯眯什么事儿都不往心里去的王俊凯眼眶通红的找到他,拜托他哥开车载他去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小县城。


他觉得很荒谬,觉得王俊凯吃错了药,本来是打算立刻拒绝的。


可是王俊凯从没求过他。他看着王俊凯满是红血丝的眼睛里仿佛下一刻就会滚下来的泪,说不出一个“不”字。


郑昊彦偏过头叹了口气,得,就当陪兄弟疯一把,啥也不问了。


他哥向来爽快,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也不问理由,二话不说便同意了。


三人一路上也没顾着休息,尽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王俊凯说的地方。



途中王俊凯一言不发,他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仅仅在放空,郑昊彦和他哥也没有打扰他,任他一个人安静地想。


王俊凯什么都明白了。


易烊千玺家世世代代都守着那间寺庙,也许真的是受神灵眷顾,有着一些常人所没有的际遇。王俊凯以“易烊千玺”的身份和他爷爷奶奶相处时,两位历经了接近百年岁月的老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孙子的不同呢。


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对此无动于衷,正是因为易家的每一代人,都会在年轻时有类似的灵魂互换的经历啊。


这也是,真真正正的,灵魂伴侣。


被神灵选中的恋人啊。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灵魂互换发生了一些未曾料到的偏差,2016年的易烊千玺,互换的是2017年的王俊凯。


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只是地理位置上的距离,还有无法跨越的时间的距离。

王俊凯现在终于记起,一年前那个莫名出现并留下那串佛珠的人是谁了。分明就是、与他相遇之后的易烊千玺啊。


这也是为什么、对当时的王俊凯来说,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留下的佛珠,却依然被他当做最珍惜的事物好好珍藏的原因。


而灵魂互换是有时间限制的。去年的今天,恰好是互换停止的第一天,皖清县遭遇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大地震。地震导致的山崩使得所有人都来不及逃离,尽皆被永远的埋葬在了那片远离喧嚣的土地。


但对于王俊凯来说,一切还没有结束。他要再次回到过去,回到地震发生前的那一天。


他要救易烊千玺。


哪怕用他的生命来交换。




13


王俊凯看着曾经山清水秀的皖清县已是杂草丛生一片荒芜,却没有时间悲伤。


他狠狠地抹了把脸,在废墟里找到栢㝊寺所在的地方。


然后他在郑昊彦看疯子一样的目光下,开始挖。


王俊凯平静地挖着,像是感觉不到尖利的石块在他手上划出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痕。


他要找到易烊千玺的奶奶曾说过的、那瓶封印了一半灵魂的口嚼酒。瓶身是用特殊材料制造的,有很大的几率能够留存下来。


易家每个人都会制作一瓶属于自己的口嚼酒,作为献给神灵的贡品。通过自身咀嚼过后密封发酵,酿成的酒里便封存了其一半的灵魂。


王俊凯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知道。


只要喝下易烊千玺制作的口嚼酒,就可以再次与他灵魂互换。




14


在日落之前,王俊凯终是找到了。


他的手已经僵硬麻木了,大大小小的口子渗着血丝,却依旧不能阻止他愈发明亮的眼睛。


王俊凯迫不及待地、把那一小瓶酒喝了下去。




15


易烊千玺感觉自己像是从漫长到如同一辈子的睡眠中醒来。


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带着难以忍受的刺痛,好像还在流血。


易烊千玺试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坐在一片废墟上,旁边是瓶身上满是划痕与泥土的、属于自己的那瓶口嚼酒。


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瓶口嚼酒,只觉得刚醒来还有些麻木的大脑开始不由自主地飞速旋转起来。


半晌,易烊千玺闭上眼睛,以此来掩饰自己眼角的湿润。


皖清县、栢㝊寺、爷爷奶奶……


王俊凯。


还有那场令人绝望的大地震。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16


王俊凯一睁眼便知道自己成功了。


他正坐在易烊千玺那间西厢房的硬卧榻上,缭绕在鼻间的熏香透着岁月静好的味道。


王俊凯飞快地坐起来,他要去告诉易烊千玺的爷爷奶奶和小镇上的人,地震就要来了。


他跑到两位老人所住的院子里时,易烊千玺的奶奶正在洗韭菜。王俊凯急的鞋都没穿好,他喘着气便匆匆道:“奶奶,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很快便会有一场大地震……如果不立刻离开,所有人都会死……”


他有些语无伦次,一边说一边比划,眉头紧皱着,五官都在用力,生怕奶奶不把孩子说的话当一回事。


于是王俊凯振作了一下精神,不管不顾道:“奶奶,我不是千玺。您知道的,我是通过灵魂互换来的。您一定要相信我。”


易奶奶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便像是明白了似得点了点头。她抬头看着王俊凯,黝黑的眼睛里透着岁月沉淀的睿智与平和,带了点安抚的味道。易奶奶并没有露出慌乱的情绪,依旧是镇定的,声音里带着定人心神的力道。她意有所指地道:“好孩子,我知道了。黄昏是一天之中最美丽的,你应该去看看它。”


王俊凯没想到易奶奶的反应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看着易奶奶的眼睛,知道自己应该听奶奶的话。


他确认似得跟易奶奶留下一句:“那镇上的人,就交给您去说服了。一定要让他们相信您说的话,在今晚之前离开皖清县。”


得到易奶奶肯定的答复后,王俊凯便飞快的向着自己挖出口嚼酒的方向跑去。


尽管易奶奶并没有明说,但他却听懂了易奶奶话里隐含的意思。


黄昏的时候,他也许便能真正的、面对面的见到易烊千玺。




17


易烊千玺站在废墟里,怀疑自己眼神出了差错。


他看到“自己”正朝着他的方向跑来。


那个熟悉的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易烊千玺猛地睁大了眼睛。


那不是“易烊千玺”。


那是……王俊凯啊。




18


黄昏不属于白天,也不属于黑夜。


它不能被称作光明,却也并非晦暗。


昏黄的光啊,温暖又凉薄。


昼夜在更替,阴阳在交迭。本不应有交集的时间点化作时空碎片也开始相融,而在这个时候,人们往往能看到很多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和事。


正如王俊凯和易烊千玺。


两人相见的那一刻,灵魂便回归到了本体,王俊凯依旧站在废墟里,而易烊千玺在高高的山坡上跑的气喘吁吁。


说来也奇怪,两人都曾设想过无数次彼此相见时的画面,然而当这一切真正发生时,却发现语言与设想,终归浅薄。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爷爷奶奶一起吃过饭,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的朋友们一起打过球,他们互相都与对方的家人朋友做过亲密的事,彼此却从未有过真正的交集。


然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却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相遇已经这么艰难,那么一贯汹涌的坚持,直到暮年也不会泯灭。


他们向着彼此的方向跑去,抱住对方的手像是拥住自己的全世界般用力。


黄昏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等黄昏过去,等待他们的便是注定无法改变的遗忘。


王俊凯微笑着将手轻轻抚过易烊千玺的眼角,声音微微有些沙哑。


“就算你知道我永远都愿意为你擦眼泪,也不应该哭。”


“你知道的,我还是会舍不得。”


易烊千玺什么也没说。他只是温柔的看着这个自说自话的傻子一边说,一边无声的泪流满面。




19


王俊凯坐在海边的沙滩上看安东尼的《小王子》。


[“有一天,我看了四十四次日落!” 

过了一会儿,你又说: 

“你知道,悲伤的人会爱上日落的。” 

“那么你是很悲伤了?”我问,“看了四十四次日落的那天?” 

小王子没有回答我。]


王俊凯安静地抬起头,看着天际泛着昏黄的阳光。


十年了,他每天都会来这里看日落。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属于他的小王子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孤单的、每天看着四十四次日落。


因为他的玫瑰啊,忘记了他。


然而小王子也许不知道,玫瑰也是悲伤的。


因为安东尼说啊,成人们对数字情有独钟。如果你为他们介绍一个朋友,他们从不会问你“他的嗓子怎么样?他爱玩什么游戏?他会采集蝴蝶标本嘛?”而是问“他几岁了?有多少个兄弟?体重多少?他的父亲挣多少钱?”他们认为知道了这些,就了解了这个人。


所以啊,忘记自己的朋友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朋友,如果玫瑰忘记了小王子,那么玫瑰就会变得和那些除了对数字感兴趣,对其他事都漠不关心的大人们一样了。


所以玫瑰在小王子看不到的另一个地方,同样每天看着四十四次日落。


玫瑰想要再一次地、落在属于小王子的那颗小星球。




一片阴影洒落下来,书面上的字变得模糊不清。王俊凯抬起头,他的眼前站了一个高挑的青年。


那人微微笑着,温柔的梨涡深陷。


“你也喜欢小王子吗?”






End.



评论(92)
热度(1183)
  1. 感官动物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