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我在一条长长的路上走啊走,荒原过了,我看见盛放的蔷薇。


一个男孩安静地坐在燃烧的红色里,抬起头无声地笑了一下。很短促,然而我因此停下了脚步。


我试图搭话:“今天是个好天气,你看到彩虹了吗?”


男孩身上有着一种平和又温暖的气质,他闻言浅浅地弯起眼睛:“昨天下了很大的雨,理应要有个好天气。”


我顿了顿,觉得是这么回事。彩虹虽美,却总是要先经历过一场湿泞的。


阳光落下来,依旧温暖。我突然感到沉甸甸的。


我第一次觉得,晴天反倒叫人难过。


我看着男孩的侧脸,那是一个很好看的剪影,在我望过去的那一秒里有着独一无二的温柔。


我迈不动双腿,索性在他身边坐下来,继续我们看似漫无目的的交谈。


一只蜗牛缓缓地爬过来,我伸手轻轻戳了它一下,小蜗牛不动了。


我收回手:“蜗牛虽然小,但它的壳可真硬。”


男孩看着小蜗牛的眼神很温柔:“因为它的内里太软了。为了保护自己,它必须时时刻刻背着厚重的壳。很累,但物竞天择的残酷使它别无选择。”


我一愣,这么一想却牵出一丝同情与不忍:“好可怜。”


一生都背负着束缚,不得轻松,不得自由。


男孩却摇摇头,他的眼睛迎着光,是最清澈的颜色:“这是它自己的选择。它选择保留自己的柔软,所以才心甘情愿的撑起厚重的壳。这样不论外壳上受过多少伤,内里却依旧能一成不变,平和安然。”


我忍不住问:“那若是不要这份柔软了,是不是就会轻松些?”


男孩笑了。“你知道珍珠是怎么得来的吗?”


这个问题简单,我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当然是从蚌中来啦。”


男孩微微垂着眼睛,他有着长长的眼睫。“是的。蚌是一种和蜗牛最像、又最不像的一种生物。它们都有着坚硬的外壳,柔软的内里。然而蜗牛选择沉默着从外部承受伤害,从而维持内心的柔软。蚌却恰恰相反,它接受一切伤害,将其包裹在自己最柔软的体内,然后慢慢用自己最柔软的地方磨去外物的棱角,将其缓缓变得柔和光滑,直到再不会伤害它的那一天。”


男孩看看我,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我却觉得伤感。


他说:“只是要形成一颗珍珠的时间……太长了啊。然而锋利的砂砾却数之不尽,苦难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我没有答案。


我只是怀着前所未有的温柔看着再次启程的小蜗牛,看它缓慢却努力地前行,看它一步步越走越远。


我相信它能走到那片桃源。总有一天。


我回答不了男孩。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永远不会做那一颗看似渺小却极尽锋利的沙子。


我可能没能力做守护那份柔软的盾,然而我可以收起我的刀尖,使它永不朝前。


我向男孩告别。我继续踏上属于我的那条路,但我永远记得我们曾交汇在满地蔷薇的红色花海。


我走在自己的路上,心里却装着那个温和善良的男孩。


他在我最柔软的地方。




评论(45)
热度(889)
  1. 土豆烧牛肉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2. 向鹿leos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3. 717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