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伪兄弟。


一发完,HE。


请勿上升




>>


他硬要沉沦,浅滩也比沧海深。荒地里走了半圈儿,一滴水便叫他丢了命。



>>


“哥,我最近个头儿窜得厉害,腿疼。”


易烊千玺没抬头,他的刘海儿有阵子没剪了,尾梢参差不齐地垂下来,半掩住秀气的眉眼。


站在他跟前的人比他大不了不少,闻言一声不吭地绕进厨房,拧开水龙头接了半壶冷水烧。


王俊凯就站在灶台边儿上等,半晌不知从哪儿摸出来条干净的毛巾,借着等水开的功夫又耐心仔细地涮了几回。


易烊千玺就坐在沙发里看他哥来来回回地忙活,他的眼神总是直来直往,唯独在乎的人转过身来时,才常常闪烁。


水壶发出尖锐的哨响,滚烫的白雾自狭窄的壶口争先恐后地冒出来,氤氲出一片粘稠的潮湿。


王俊凯关了火,把热水倒到事先备好了冷水的盆子里兑了兑,伸手在水里拨弄着试温,直到琢磨着冷热适中了才将毛巾放进去烫了烫。


他将毛巾折的方方正正,每一个边边角角都贴合,才握着蒸腾着雾气的热毛巾从厨房里转出来,坐到了易烊千玺边儿上。


“抬腿。”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时候眼神带笑,依言把之前揉了好久的左腿搭到他哥的膝盖上。


王俊凯就着这个姿势挽起易烊千玺的裤脚,直往上推到腿弯才停下来。他将依然温热的毛巾仔仔细细地敷在易烊千玺的小腿肚上,手法娴熟的给他弟按摩。


易烊千玺默不作声地看着王俊凯出神,他的神情有些寡淡,但并不敷衍。有时候易烊千玺觉得他哥的眼神总刻意避开他,然而要说他哥哪儿对他不好,却也找不出什么好讲。


就像现在,王俊凯垂着好看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柔和了他稍显锋利的五官,常年微微泛白的嘴唇轻抿着,显得有些冷淡,手上的力道却小心又温柔。


“哥,”易烊千玺犹豫着顿了一下,掩饰好自己的忐忑,“我想报本地的大学。”


王俊凯猛地停下动作,他终于抬起头与易烊千玺对视,然而唇角却抿得更紧了。


“不行。”


易烊千玺知道王俊凯生气了。打小就是这样,王俊凯生气的时候不会大声地凶他,反而越发少有神情外露,只嘴角用力板得紧紧的,竭力克制着不对他发火。


“不行,”他重复了一遍,带着不容置喙的语气,“你的成绩足以考上国内最好的一本,就算不去北京,至少也要选一个条件良好的大城市。”


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他停顿了一会儿,语气平淡地道:“你不必担心学费。哥这几年攒了不少积蓄,足够你两年的花销了。等我再找几份合适的零工,自然能让你顺利毕业。”


易烊千玺藏在背后的手无意识地握紧,他故作轻松地笑笑:“可是我舍不得离开哥。”


王俊凯安静地出了一会儿神,冷淡的身影像一具冰冷的雕塑。


他冷笑:“我又不是你亲哥。”


易烊千玺愣愣地看着他。王俊凯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推开他仍搁在自己的膝盖上的小腿,俊秀的脸上只有不近人情的漠然。


“我替你交学费,只是为了让爸妈走得安心,自己心里也好过些。照顾好你,是我做哥哥的责任和义务,我认了。我自认对你称得上尽心尽力,为了供你上学,我放弃了学业,也等同于斩断了自己的未来。”


王俊凯闭了闭眼睛,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易烊千玺,自从你进了我家,我所有的幸福都开始离我而去。做你的哥哥,只带给了我无尽的灾难。我的家没了,却还要照顾你。”


他的眼神平淡,却透着说不出的疲惫。


“眼看着你就要上大学,总算能远离我了。”


“易烊千玺,你放过我。”


说完这句话,他闭上眼,不去看易烊千玺的神情。


沉默好似维持了半个世纪那么长,又似乎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听到身边的人站起来时窸窸窣窣的细小声响,那人说,我不知道你原来这样想。


他说,我会考到外地去,高考前就住在学校里,不回来了。


他说,哥,对不起。


我走了。




王俊凯听到门开了又关的声音,他努力地听,只听到墙上的钟表有规律的咔哒声。


一秒。两秒。三秒。


一个人。两个人……一个人。




>>


易烊千玺高考顺利,以叫人艳羡的高分被首都的一所高校录取。


学校专门挂了条横幅欢迎他入学,易烊千玺对此却没什么反应。


他似乎不喜欢笑,也没兴趣拓展社交圈,只整日泡在图书馆,像永远不会饱和的海绵一样吸取着尽可能多的知识来扩充自己的见识。


易烊千玺在学校里很出名,这大多归功于他叫人惊艳的长相,和永远名列前茅的成绩,却总是来无影去无踪。他除了不逃课以外,往往不是在打工就是在看书,好像合理利用时间比抓紧享受青春更珍贵似得。


王俊凯每个月都会给他寄钱,数量有时多些有时少些,但易烊千玺却能肯定那是他可以拿出来的极限。


他知道王俊凯有多固执,所以并没有把钱退回去。只是他也没有用过这笔钱,而是到银行多办了张卡,把这些钱都一分不差的存了进去。


易烊千玺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想再对王俊凯有更多的亏欠。他已经成年,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了,自然不愿意再接受王俊凯对他的付出。他找了份家教的工作,薪水还算可以,时间上也较为灵活,不会影响他在学校上课。


除了慢慢攒下些钱之外,王俊凯并没有联系过他几次,只是从未忘记给他足够的生活费。传达室的爷爷都已经认识易烊千玺了,每次看到他混在一堆取快递的小姑娘里面过来拿件儿,都会感慨一下他的家人对他真好。


易烊千玺这时候才会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来,认真地点头称是。


没有人比他哥更好。


他有时候会想要不要发个短信,哪怕对方不一定回,也总能有个盼头。只是他犹豫来犹豫去,又往往在最后点’发送’的时候却步。


他终究没有主动联系王俊凯。




>>


忙到十点总算等来了接班儿的人,王俊凯换回自己的衣服走出便利店,慢慢地往家走。


他依然住在四年前的那间出租屋,只是他天天早出晚归的四处打工,一年到头也不曾开过几次火,也就难免冷冷清清的缺少点儿’家’应该有的烟火气与人情味儿。


毕竟,没有家人的’家’,算什么家呢。


即便磨磨蹭蹭地走,也总归是要到家的。只是他在楼下无意间抬头,却看到房里竟破天荒亮着灯,不再是黑漆漆的。


那只能有一个可能,就是……易烊千玺回来了。


王俊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他抬着头,半亮不亮的路灯却也照不清楚他的神情。


他站了很久,久到零碎的发梢上竟挂了露珠,久到他一直仰起来的脖颈伴着酸酸麻麻的僵硬。


他回的明明是自己家,又生出的算哪门子近乡情怯呢?




>>


易烊千玺坐在沙发里,他等的时候既耐心,又焦躁。


这间小小的屋子承载着他和他哥的很多回忆,而这里显然比起四年前没有任何改变。易烊千玺不知道自己在高兴什么,等他回过神来时,才意识到自己竟是在庆幸他哥依旧是独居的。


没有人来鸠占鹊巢,取代他的位置。


他紧张的等待着,总也无法安下心来。于是易烊千玺摸了摸口袋里的那张银行卡,顿时觉得踏实了许多。


他想好了,就用这张银行卡向他哥证明,他已经长大了,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了,也能存下些积蓄来,帮助他哥一起去改善生活。


王俊凯为他付出的太多了,易烊千玺想和王俊凯一起承担生活的压力,一起努力创造更好的未来。


他正乱糟糟的想着,门终于咔哒一声被推开了。


王俊凯一如四年前那样从外面走进来,神情冷淡却叫人温暖,而易烊千玺就坐在沙发里等他,叫他一声哥,说你终于回来啦。


他想着想着,声音却梗在了喉咙里。


倒是王俊凯抬起眼看向他,竟是皱了皱眉。


“你眼睛怎么这么红?”


易烊千玺一愣,下意识揉了揉,竟冷不丁冒出一句:“哥,我腿疼。”


他说完自己先傻在那儿了,张了张嘴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闷闷地低了脑袋,垂头丧气的生自己的闷气。


然而王俊凯却没有嘲笑他,而是扔下一句“等着”,便像从前一样进了厨房,拿起水壶动作利索地烧了半壶水。


易烊千玺怔怔抬头,他哥的背影依旧和以前一样透着耐心和纵容,柔和的暖黄色光线和蒸腾的雾气朦胧笼罩着他,只这么望上一眼,就叫人温暖的想哭。


他把本就干净的毛巾洗了又洗,然后泡到冷热适中的水里温热,叠的整整齐齐握着走回来,在他的身边坐下。


“抬腿。”


易烊千玺埋着头把腿搁到他哥的膝盖上,一声不吭。


王俊凯仔仔细细地把热毛巾敷好,手法一开始稍显生疏,不过很快便又熟练了起来。


他用的力道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那么小心又温柔的按着,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


“哥。”易烊千玺的声音显得有些闷闷的。


“嗯?”


“……我想你了。”


王俊凯的手不明显的颤了两下,随后淡淡的“嗯”了一声。


易烊千玺闭着眼睛,一鼓作气地快速说道:“哥,我不想走了。我想和你一块儿过,我打算在本地找所大学教书,既轻松还能有寒暑假,到时候和你一起去外边儿旅游,咱们也来个周游世界,看看外边儿的风景,我们……”


“好。”


“我知道你不愿意,可我真的想……”易烊千玺惯性的说着,却好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回应般猛地卡壳,不小心呛到咳得满脸通红。


王俊凯抬起头来,嘴角微微扬起,弯出好看的弧度。


他叹了口气,温热的手心落在易烊千玺的头顶,一如小时候那般轻轻地揉了揉。


“从小傻到大。”


易烊千玺睁大眼睛。


他哥说——




“我答应你啊。”









End.



评论(77)
热度(1536)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