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昏黄旧事

请勿上升




>>


王俊凯早上照镜子的时候突然注意到自己眼角已生了几条浅浅的细纹。


他只愣了不过一滴水落下来的功夫,就面色如常动作利索地继续一番洗漱。棉质拖鞋踏过木地板时只留下窸窸窣窣地细小声响,王俊凯蹑手蹑脚地回卧室给易烊千玺盖了盖被子,又看着他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才到阳台上点了一支烟。


他戒了很多年了,因为易烊千玺不喜欢烟草的味道,王俊凯便再不曾碰。


今日做不得沉着,就破一回例。


呼吸间呵出的气化作渐渐飘散的雾气朦胧,许是因为昨个夜间忽梦少年事,他在吞吐的烟圈儿里看到稀薄惨淡的云,日升燃了城市点缀花火,他想起十多年前自己离开家,耳机里传过来浇了离愁的希冀之声:你往北,向南说再见。用一根火柴,烧一场蜃楼。*


他错在只看到蜃楼的光鲜,却忘了再美的浮光掠影,也不过只是虚花悟。


他向来不擅心机,待人宽和,仅凭着一腔热血,就想挥洒铺就盛开着金色浮光的梦。


好在王俊凯很幸运,摔得头破血流之前早早便遇上了易烊千玺,板着分明昭示着年少的脸,点醒他虚花悟便是镜中花,入世之浮华皆为过眼云烟,当不得真。


清醒着做梦,便不怕经历世事无常。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王俊凯一念百转,思来想去,果然事事皆平凡,仅一个易烊千玺缤纷在逐渐老去的少年心事里,依旧生动斐然。


他是王俊凯回不去的纯真年代里,最好的爱情。






>>


曾经王俊凯以为爱要低调着来,自己知道就行了。后来时时刻刻都琢磨着想把对方挂在嘴边儿上,才明白原来总归是因为爱得深。


他偏过头,易烊千玺盯着电视屏幕的眼睛正不自觉地上下打架,挣扎着垂一会儿脑袋再猛地抬起来,循环往复了几个来回,终究是慢慢脱离了轨道,迷迷糊糊地就往旁边倒。


睡着了的人无意识地朝着空空荡荡的沙发边缘歪,王俊凯眼疾手快又小心翼翼地伸手拖住了他的侧脸,温和的力道阻止了地心引力的作用,轻轻扶着他的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王俊凯的脸庞侧过一个微小的角度,睡得正香的人平缓的呼吸就这么卷着温热洒在他的脖颈,连着耳根处带起一片淡淡的红。


易烊千玺睡得很安稳,纤长的睫毛垂下时,眼睑处蔓延的浅淡光影都让人心软。


王俊凯就这么无声地偏过头看着他,帮易烊千玺调整了一下枕的位置后便再一动未动。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无聊乏闷,甚至希望时光走得慢一点,好让他就这么怀着相互依靠的美好,看到地老天荒。


当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为另一个人浪费时间,就等同于在说——


一辈子那么长,都用来爱你,也远远不够。






>>


许是年纪大了,天色渐晚时吹散开来的云像退去的潮汐般瑰丽,王俊凯会在这时候握着易烊千玺的手,沿着昏黄的小路慢慢地走。


路灯是水上的浮萍,也是夏日跃动的萤火,春夏秋冬里朦胧,留下最虚幻的光影。


彼时拥抱起来,温暖便轻易被延续到了终老。


也许这种浅淡的美好只有茨威格最懂:没有人向他们迎面走来,只有他们的影子默默地在他们前面移动。每当一盏街灯从斜里照亮他们的身影,影子便在他们面前融成一片,拉得很长,就仿佛他们在互相拥抱,互相渴求,身子依偎着身子,化为一体。等他们自己疲惫地慢慢地向前迈步,他们的影子又重新分开,然后再重新拥抱。他像着了迷似的望着这奇特的游戏,这两个没有灵魂的身影彼此逃离又复捉住,然后互相拥抱,这两个影子组成的身体只是他们自己身体的返照。



再没有什么时候能离彼此更近了。






>>


易烊千玺最喜欢小王子的故事,那常常让他想到自己。



小王子说,有些事


流浪过才会懂


原来每颗心都有个洞


找不到真爱


会一直寂寞*




好在王俊凯张牙舞爪地握着手里的铁锹,吭哧吭哧地去填他的洞。温暖做基底,快乐来铺陈,认真越积越厚,陪伴总是不容拒绝,封口却用的是令人看看就心软的温柔。


喜欢一个人多幸福啊,从矫健到蹒跚,从灵活到微颤,从一夜无梦到半夜无眠,回过头等到一场爱情,日落黄昏之后也有最好的归宿。


那个人就守候在离你不远的地方,朝你那么温柔的笑,他张开手臂的时候没有那么宽广,却刚刚好能容下一个独一无二的你。


累了的时候,他就这么抱着你去轻轻吻你的额头,他说我在,就这么陪你走到尽头。


碧落穷尽的时候,黄泉也不需要一个人走。孟婆汤两个人一起喝下去像最甘醇清冽的酒,醉了浮生半醒,散了日月星光,我做了你的交杯,下辈子又一场轰轰烈烈的轮回,第一眼望见你就看尽了余生,灰烬里也拥抱你。




因为值得。









*耳机里传出来的是《沿海公路的出口》歌词;小王子的故事来自《612星球》歌词。



评论(68)
热度(740)
  1. 土豆烧牛肉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2. 莹溪茯梦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