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星降之森

无可上升


*灵感来自《星降之森》歌词



01


奥斯维尔星是一颗荒芜星球。


尹柯的小型星舰在穿越虫洞时耗尽燃料而迫降在这座被遗忘的岛屿。


奥斯维尔星百分之九十九都被海洋覆盖,仅有百分之一的陆地形成一座小小的孤岛。


尹柯跳出船舱,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稍显安心。松软的沙地在阳光下泛着璀璨的金,细小的黑色石子散落在其中,间杂着荒星特有的纳洛特晶体闪着斑驳的微光。


蔚蓝色的大海一望无际。


没心没肺地一屁股坐下来,他漫不经心地选择暂时不去考虑怎么离开这里。温和的风卷起微弱的海浪,无数的白色泡沫随浪花而生复在海水中消逝,云潮跟着翻涌。


轻松地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尹柯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景致发了会儿呆,便觉得睡意袭来。索性便打算睡一觉。反正只是危险度为E的荒星。


然而没过多久,尹柯就为了自己这一刻的天真懒散而捶胸顿足。


朦胧中冰凉的海水“啪”的拍在他身上,瞬间就来了个透心凉。蹭地坐起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海水开始涨潮。


逐渐昏黄的天际像在嘲笑尹柯的粗神经,而他这才隐约想起,奥斯维尔星之所以被人类遗弃并不仅是因为陆地面积狭小,而是每到落日时分,海水就会褪去温柔平静的表象变成将整座岛屿吞噬殆尽的恶魔,直到再次天际将白。


“见鬼。”尹柯无奈而抓狂地揪扯着自己的头发,继而一跃而起朝着岛屿深处一路狂奔。


除了跑到最高处,原谅他现在想不出别的更好的方法。


至于那架燃料耗尽的星舰……顾不得了。


感谢过去一年在路德希军/校从未松懈的体能训练,让尹柯能够相对轻松的和潮汐赛跑。然而他依旧不知道自己能否躲过这一劫,毕竟这座小小的岛屿放眼望去并没有能够避开海水的高塔型建筑。


渐渐进入岛屿深处后,尹柯总觉得太阳穴隐隐在跳。


太安静了。


就算这座岛屿缺乏生命体,也依然安静的有些诡异了些。他甚至后知后觉地发现不知何时汹涌的海浪声也已消失不见。


参天的古树上长着厚重的青苔,夕阳洒落的稀疏光影透过繁盛的枝叶形成忽明忽暗的光斑,好像稀稀拉拉的细雨带着那么点绵延又空寂的味道。


没有风声。


尹柯定了定神,回头去看,入目皆是树海,又哪里能看出这还是在那座四面环海的小岛上?


他冷静地分析着各种可能性。也许,奥斯维尔星就在刚刚恰巧与卡图星系的另一颗行星产生了共振现象,而由引力共振形成的驻波使得力场的两个稳定点相连,两颗行星的恒心产生透镜扭曲,继而使他无意中进行了空间跳跃。他曾在考麦特中将所著的《塞米尼亚空间猜想与论证》中看到过一些相关的理论,但其正确性至今并没有得到证实。


可能他现在已经在100亿光年外的某颗不知名星球上了。尹柯苦中作乐的想着,至少他逃离了海难。哦,然后来到了一颗危险级别未知、星际坐标未知、原驻生命体未知的星球上。


尹柯无声地叹了口气,这可真够操蛋的。


停留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尹柯振作起精神,顺着之前的方向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尹柯只看到过极少的变异兽,并且都是幼崽。就好像这里有着无形的规则,成年的变异兽势必将要因某种因素、通过某种方式离开,而这片森林只属于未长成的幼崽。


奇奇怪怪的地方。尹柯嘟囔着伸手扫开身前高度惊人的艾叶。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正当尹柯认为这应该是一颗未经发掘的无人星时,他隐约看到不远处的古树上坐着一个人。



天知道这种久旱逢甘露似得得救感来的多么汹涌。


毕竟虽说人生来孤独,却仍属于群居动物。


他加快步伐,直到终于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尹柯有一瞬间的怔愣。


那是一个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他的眉目榨尽了远山的钟灵毓秀,眨眼间四季便恍惚了几个轮回。他望过来的时候,朽木逢了春,蛰伏在泥地里的百花破土而出,绚烂了苍茫沙漠中古老的城。


然而尹柯仔细地瞧,却又觉得那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他过于苍白的皮肤使得尹柯几乎能看清那些细小的、淡青色的毛细血管。唇色极淡,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淡淡的,古井无波的,悄无声息的。


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挑,本应温柔缱绻如桃花,神情却是淡漠的。


尹柯总觉得这不应该是他本来的样子。就好像、孤独了太久,时间潜移默化掉了水彩画上曾有过的颜料。轮廓还在,却不再鲜明。不柔软,却也并不锋利。不曾浑浊,却也看不到天真。


尹柯想,我本来是想找人帮忙的。


但现在看来,我可能还得帮帮他。




02


“一百三十九天。”


尹柯怎么也没想到,在他还在斟酌如何自然的介绍自己的时候,竟是对方先开了口。


坐在树上的少年垂下眼睛淡淡地看着他,蓬松的黑发被落日余晖染上暖黄色,有些零碎的额发随意地散落着投下细小的阴影,使得他脸上的神情变得模糊不清。


他好像对自己这个陌生人的出现丝毫不觉得惊讶。


就像是,早知道他要来,所以在这里等他一样。


“一百三十九天之后,你就可以离开这里。”少年平静的自顾自地说着,很快便移开了视线,并不看他。


声音微微有些哑,但是依然清澈动听。尹柯想着,不自觉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耳。


“为什么是一百三十九天?你知道我是谁?这里是哪儿?”


少年没有回答他。单手随意地撑了下坐着的树干,在尹柯看清楚之前,已经无声落地。


就好像乘着风似得。


尹柯不缺乏好奇心,却也并不喜欢刺探别人的秘密。既然他现在不愿说,那便不问。总能弄清楚的,他向来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少年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目光仅停留在他身上片刻便再次移开了视线。


“如果你需要借住,就跟我来。”


尹柯暗自压下翻涌的讶异和困惑,真的是专门来等他的?眼看少年转身便要走,尹柯下意识地疾行几步拉住了他。


似乎是完全没有预料到尹柯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少年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之前所展现出来的漠然裂开一条细小的缝隙,竟看上去有点呆。


笑意莫名地爬上嘴角眉梢,尹柯抿了抿唇,镇定地想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对,名字。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尹柯。”


尹柯想不出比这更简单的问题了,却没能等来不假思索地回答。眼前看上去年纪相仿的人沉默了很久,好像耗费了很多心神去回忆自己的名字。


过了很久,尹柯终于等到了答案。


“……邬童。”




03


邬童的家称得上简陋,并且严重缺乏生活气息。


面积不大的木屋,尽管已经处于视野开阔的小山丘上,然而粗糙的搭建手法以及气候的相对潮湿使得这座绿树环绕的小房子看上去有那么一点惨不忍睹。


况且,如果尹柯没有记错的话,现在已经是星际3611年,早在告别奥萨克迎来新纪元之前……这种落后的木式建筑就已经被淘汰了吧?尹柯也只在残存的珍贵历史文献中见到过几次而已。


如果不是海潮来的太过突然、尹柯的空间钮在匆忙的过程中遗失,那么现在他们不止可以住上舒适的小型移动式电子公寓,还能愉快地饱餐一顿。


作为联邦上将唯一的儿子,尹柯少爷从小不说锦衣玉食,也绝对算得上细致妥帖。然而现在,却只能哭笑不得的坐在桌脚长着青苔的木质餐桌前,盯着盘子里那坨黑乎乎的东西无语凝噎。


这不能怪他。科技时代下所有联盟公民都在智能AI的妥善照顾下变得五体不勤,别说厨房的门朝哪开……厨房是什么?


所以向来从容的尹柯少爷现在有点尴尬。


他很饿,但他不会用原始灶台。


邬童究竟是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的?他简直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实在没办法,尹柯只好犹豫着敲响了邬童房间的门。


门很快就开了。近距离接触之后尹柯才发现,邬童竟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此刻他随意地靠在门框上,微微低头淡淡地看着他。


“什么事。”


咳。尹柯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提出了让他颇为不好意思的请求。


“呃,我只在珍贵的古文献上见过原始灶台的图片,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的使用方法。你能教教我吗?”


“……”


好吧。尹柯头疼地想,作为一个被对方好心收留的人来说,他这个要求是给对方又添了些麻烦。


然而按照邬童的说法,他要在这里待上四个多月才能回家。虽然不知道依据是什么,但尹柯直觉邬童并没有骗他。


他总要学会自力更生,也许自己钻研一下也不会太难。尹柯相信自己足够聪慧,越是原始的东西,其实原理也越简单些,摸索一阵就能知道了。


正当尹柯想着还是依靠自己来钻研时,沉默了许久的邬童却平静地开口:“厨房里有已经做好的瓦尔克兽熏肉干。如果你想吃,自己去拿。不够的话,” 他顿了顿,简洁道:“啰啰兽很狡猾,肉质却鲜美。你捕,我做。”


尹柯被这突然而来的惊喜砸的有些晕。他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嘴角边漾起的梨涡格外美好。


“嗯。谢谢你,邬童。”


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邬童便很快关上了房门。


正想借此和邬童熟悉起来的尹柯只好摸摸鼻子,捂着饿到有些抽搐的胃去厨房找熏肉干。


不急,时间还长,他们一定能熟悉起来的。


尹柯一边在厨房里翻箱倒柜,一边小声地、稍有些疑惑地嘟囔着之前好像并没有看到熏肉干呀。


啊……找到了。


肯定是自己记错了。满足地抱着罐子咬了一口熏肉干,尹柯很快把这个疑问抛到了脑后。




04


即使是对习惯于在星际中穿梭的尹柯来说,这颗’无名星’也显然是个相当古怪的地方。


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尹柯在沿途设下标记,探索了极远的范围。然而结果却令人一筹莫展——


悠远古老的巨树之森沿着目之所及的地方延伸着,仿佛无穷无尽。


而邬童总是在古树庞大的树枝上昏睡。他似乎什么也不做,有时候尹柯会躺在古树下泛着草木清香的绿地上看他,浮光散在枝叶间漏下的浅金色的阳光里,交织着最虚幻又真实的梦。


尹柯枕着手臂想,邬童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离开,但自己走后,邬童又会怎么样呢?或许他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离开的日子,或许没有。


那么他也许会在漫长的等待后迎来下一个误入的旅行者,然后再目送他离开。


日复一日的独自一人被遗忘在这座无尽的森林。


似乎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美了,然而也没有什么比永久地困在这座牢笼里更加残酷。


就好像最美妙的未知永远被存放在未来,只是对于邬童来说却好像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


自由被束缚住的时候,剥夺的实际上是什么?


——是以后。





尹柯看着古树上的邬童发呆。


他究竟是谁呢。




05


两个月的时间带来的改变,大抵就是古树宽阔到不可思议的枝桠上,由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尹柯不再做无谓的探索,这片森林似乎是没有边际的。也许并不只是出于这个原因,但结果是他开始把自己的时间留给另一个人。


邬童并没有拒绝。尹柯不太能猜到他在想什么,或许他只是什么也没想。


然而默契和习惯是所有潜移默化里最奇妙而不可思议的东西,它带给人们一种叫做陪伴的温柔,轻易就叫人酸涩地想要揉眼睛,也总能压软心里实则格格不入的坚硬。


尹柯渐渐发现和邬童在一起时的日升变得很短很短,和邬童在一起看的月光蔓延的越来越绵长。树荫依旧零碎着宽广,然而浮动的金色阳光也愈发跃动着朝思暮想。


伸出手试图握住朝露与微风,尹柯偏过头看着邬童,漫无目的地想着。噜噜兽偷走了萨贝利亚坚果,约克鸟偷走了尼尔狐的贝克蛋,雨水偷走了花蜜——


你什么时候偷走的我?




06


尹柯从未想过,一百三十九天竟可以快的像一场徒然惊醒的梦。


然而时间和命运,都是无法被阻止的东西。


邬童很少笑,这一天却总望着他,眼睛里盛开着名为温柔的花。


他说:“今晚会有一场流星雨。”


那天晚上,两人坐在古树森林里最高的那截树枝上,望着黑夜里的浮光掠影。


他们似乎等了很久,又似乎只等了一眨眼的功夫。


古老森林的尽头,无尽的星辰开始坠落。那是尹柯所见过的最盛大的星光雨,它们划过漆黑的夜空,快乐地诠释着飞蛾扑火。


星辰坠落了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邬童指着无尽的森林。


“你看到了什么?”


“参天的树。”


邬童笑了。“那是人们的愿望。”


所以树木无穷无尽,它们每一棵都高耸入云,努力去拥抱每一颗属于它们的星辰。


邬童望着坠落的星辰。


“其实流星不能让人实现愿望。”他看着尹柯,眼里盛着对方看不懂的东西。“但是我能。”


尹柯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好像突然间隐约地、明白了一切。


[你是否相信,在无尽海的彼端,在巨树之森的深处有神明?]


邬童看着他,像是在向他道别。他看不到自己的眼睛,那里面的悲伤抵得过万年的时光,他知道尹柯要走了。


“我能实现你所有的愿望。只要你想,就可以永远离开这里了。”


他望着星空,不去看尹柯。


然而尹柯突然笑了,他从未这么开心过。


“我什么也不要。”他说着,紧紧地抱住了邬童。


“可是我能给你所有的所有……”邬童猛地转过头,神明眼里的光比星辰更令尹柯动容。


尹柯的梨涡像海浪卷起时阳光下最美好的泡沫。


——“你就是所有。”




End.



评论(58)
热度(437)
  1. 雯儿吖!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