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初恋英雄[下]

#网游+娱乐圈


前文传送门:[上]  [中]

无可上升



01


《来生》将要开拍了,易烊千玺当天晚上就要跟着剧组进驻深山,除了手机以外的通讯设备都不会随身携带。


王维镓导演入行已经有二十余载,曾经斩获过国内的多项大奖,在国外的几个颇有含金量的知名影视奖项上也得到过多次提名。


这部电影算得上是易烊千玺近几年来最好的资源了,他将挑大梁作为一番出演男主角梁笙。


作为以拍戏严苛出名的导演,王维镓在工作上几乎追求完美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这也铸就了他在中国电影届的盛名。只要他的名字作为导演出现在电影开场,就注定了这绝对是一部值得期待的良心作品。


不过与其极高的专业水准齐名的,自然是他过于一丝不苟的拍摄要求。或许对于演员来说王维镓导演是应该令演员趋之若鹜的宝藏,然而实际上对于演员本身而言,和王维镓导演一起拍戏是一件可以预见的噩梦或者说灾难。


原因无他,王维镓导演注重每一个本应微不足道的细节,他会因为一些或许在他人看来哭笑不得的理由让你一遍一遍的重来,更何况他并没有一个脾气很和善的性子,动辄就会将演员骂的狗血喷头。


不过易烊千玺非但没有退缩的想法,反而极为期盼着能在王维镓导演手底下认认真真地拍一回戏。毫无疑问,他能够学到很多一生都为之受用的东西。


易烊千玺热爱演戏,热爱他的工作,希望能够全力以赴的去拍好每一部作品。在曾与他合作过的工作人员眼中,他向来是兢兢业业的。


而《来生》无疑是一部令人惊艳的作品。


虽然剧组并没有限制演员携带娱乐设备,然而他还是决定全身心投入到拍摄当中。


出发的前一天,他在游戏上跟凯笑长歌解释了一下自己现实中的工作问题,并告诉他年底之前自己都不会上游戏了。


凯笑长歌表示理解,只不过他虽然什么都没说,易烊千玺却知道他肯定是有点儿失落的。


于是易烊千玺难得的没有试图开他的玩笑,而是把暂别游戏前的最后一点儿平和却温馨的时光,都留给了凯笑长歌。


刀剑如梦的地图可以说是广袤无垠的,很多玩家即使等级已经升到了不能再升的高度,却也不敢保证已经走遍了游戏中所有的版图。


凯笑长歌召唤出黑龙啸渊,周身遍布着珍贵黑鳞的巨龙温和的低下头来,好让烊烊烊烊跟着它的主人跳到它的脑袋上。


黑龙载着师徒两人呼啸上无边青云,现实中时间已近傍晚,于是游戏中的万里晴空也化作无尽闪着璀璨光辉的玫瑰色的云。


易烊千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美丽的盛景,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始终有凯笑长歌在,入目的所有依旧能够作为令人惊叹的壮阔被收入一部分最珍贵的回忆。


他看到随着夕阳缓缓坠落而点亮的万家灯火,看到近时汹涌远则平和的广阔碧波,看到郁郁葱葱中如梦似幻的落英缤纷,看到瑰丽而不失凶险的荒凉大漠。


怪不得总有无数人前赴后继的陷落在这个名为刀剑如梦的游戏里,在这里入目便是无尽的波澜壮阔,好似轻而易举便能拥有洒脱到虚幻的惬意自由,平步青云仗剑走天涯,潮起潮落,现世沉浮,不过尔尔。


没有现实的纷纷扰扰,烦恼都在山河中褪去了,身体或许被压力侵扰依旧沉重的坠落着,精神世界却自由地漂浮在玫瑰色的山岗,长剑出鞘时,无所不能。


建造国度,开辟疆土,扩列房屋,献祭秽箓,磨砺疾苦,铸造幸福。


任何人都可以做属于自己的星辰北斗,取无上荣光。


然而易烊千玺转过头看着凯笑长歌,发现世界荒芜,深海如浅滩。


他的好恰如其分,刚好能够填满足够易烊千玺微笑的小幸福。




02


易烊千玺早已做到把薄薄的剧本读厚,再把厚厚的剧本读薄。


他做了很多注解,甚至为了更能理解梁笙这个复杂而矛盾的人物从而去读了许多书。


然后,等他能够有把握将自己化作另一个梁笙时,他再把这些繁杂的想法全部抛开。于是他终于不再是易烊千玺了,他的名字叫做梁笙。


梁笙是一个作家。他读过很多书,见过很多人,踏上过很多次旅途,也经历过很多回风浪。


他是个惊才绝艳的学者,却也同样是个不可救药的疯子。


他偏执,孤独,向往荆棘,极尽悲欢,一身萧索,半生乏味。


他认为这个藏污纳垢虚假可悲的世界早该湮灭,然而他独自走过无数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路,才发现一步步踏向毁灭的竟是他自己。


歌德告诉他真理属于人类,谬误属于时代。然而这世上其他的人类也将他视为异类,幸好王尔德安抚他’糟糕的画家总是欣赏彼此的作品’。他是尼采狂热的信徒,于是他也常常宽慰自己,那些听不到音乐的人以为跳舞的人疯了。


只是他某一日回头望,竟恐惧地发现他正逐渐在现实的落败中走向庸碌。他开始甘于平凡,开始趋于圆滑,开始朝朝暮暮。


他似乎活的比以前更好了,然而他却明白自己正无意识地走向杀死自己的路。他闭着眼前行,忽而一瞬间清醒,原来早已停驻在拉尔法的断头台。


于是他决然地攀上高山,一跃而下。


只盼来生。




03


拍摄其实并不复杂,既不像武侠片需要日日吊威亚,也不像向来功利追求画面的商业片需要去到世界各地取极尽宏大的胜景。难就难在对于主角梁笙复杂的心路变化以及偏执疯狂又悲观性格的诠释。


所有人都以为这会是一场硬仗,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易烊千玺从一开始就将“梁笙”这个角色演活了。


他的身上再看不到一丁点儿属于易烊千玺本身的特质,他安静,他愤怒,他悲观,他绝望——


他就是梁笙。


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挣扎在无边苦海中的不平凡又平凡的普通人。


在这部电影里从头到尾梁笙都不曾有过眼泪,然而片场除了易烊千玺以外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哭红了眼眶。


看过易烊千玺演绎的梁笙之后,你绝不会认为梁笙不过是一个无病呻吟的精神病人。


几乎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导演在内都坚信,这部片子一定会红。易烊千玺深入骨髓的精湛演技当得上一个毫无水分的最佳男主角。


“卡——”


最后一场戏结束,电影宣告杀青。


唯一没有哭过的易烊千玺微微笑着感谢了所有的工作人员,然后迫不及待地带着助理连夜赶回了北京,杀青宴都只是露了个面便借机离去。


电影拍完了,易烊千玺心里只想着一件事——


他已经整整四十二天没见过凯笑长歌了。


之前接的那部饰演网瘾青年的戏还没开拍,易烊千玺就把自己弄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网瘾青年。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并不在乎。


只要游戏里有凯笑长歌,他心甘情愿牺牲掉自己为数不多的空闲时间,都留给那个真心待他的人。




04


现实中已是冬天,游戏里也铺就了满地银白,落雪纷飞,掩了枯槁。


易烊千玺操控着烊烊烊烊走进那片他们初遇的竹林,就看到了靠在沾了雪花的翠竹上的凯笑长歌。


俊美的黑衣青年依旧握着凌厉无匹的长剑,满身落拓地站在那里出神,也不知道就这么等了几日,更难猜到只这一日就等了多长。


易烊千玺不禁有些恍惚。他看着浑不在意肩上堆积落雪却显得落寞的青年,竟毫不怀疑,若是自己一直不上线,他就会没有尽头地等下去。


其实没有必要的。


刀剑如梦毕竟只是个游戏,即使尽力做到趋近于真实,却还是极大地脱离于现实。更何况,如果烊烊烊烊上线,系统自然会有显示。凯笑长歌无需在竹林这里傻傻地等,只要看一眼好友列表,自然会知道他是否在线。


然而这好像是一种态度,或者说只是为了填补满溢的想念,和难以言说的空虚。


即使知道烊烊烊烊不在线,好像他只要在竹林这里等,就会产生一种烊烊烊烊下一秒就会迈着晃晃悠悠踉踉跄跄的步子出现的错觉。


他只是太想他了。


理智和本能,本就是两码事。他愿意到这里来,只是因为存着那么点儿奢望,那么点儿幻想,想着总有一天,他会来。


易烊千玺不是小孩子了。但他愣愣地看着那个熟悉的游戏角色,竟觉得看到的不只是一串数据构成的画面,而是一个青年怀着那样真切而温暖的真心,怀抱着谁也没有说出口却默契相通的感情,每一日每一日将温情堆积。


他站在那里,就胜过千言万语。


易烊千玺看不到自己的神情有多么柔软。他收起锋芒,无需铠甲。


他不是万众追捧的明星,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梁笙,不是激励旁人的励志青年,不是年少成名早熟沉稳的缩影。


在这个人面前,他不是任何旁人想要他成为的人。


他只是他,他只是易烊千玺。


没那么聪明,没那么沉稳,不算成熟,也做不了别人依靠的那座山。


但他可以开心的做他自己,犯犯傻不要紧,想斗嘴有人陪。


[烊烊烊烊]:大傻子,我回来了。:-D



再也不走。




TBC.


下一章是甜甜的恋爱,羡慕死游戏里的小年轻:-D


评论(157)
热度(994)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