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镇匪

高级警司x黑/帮大佬

强强/请勿上升



徐闻城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额间的冷汗凝成一缕滑落进眼里又酸又疼,却依旧眨也不敢眨。


随意地坐在明式浮雕螭纹六方椅上的男人有着极好的容貌。他身着熨帖妥当的黑色唐装,暗金色的手工刺绣繁复而雅致,立领上的盘扣一丝不苟的系到最顶端给人禁欲的味道,白皙而骨节漂亮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


轻轻踏一下整个港城都要地动山摇的易三爷并不匪气,反而看起来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然而尽管此刻易三爷只是无声而平静地看着他,面容甚至称得上温和,徐闻城却觉得自己像是被死死地扼住了脖颈,巨大的压抑和难以言喻的恐惧感压迫着他的胸腔,呼吸都变成了一种折磨。


他不禁回想起曾听过的关于易三爷的传言。年纪轻轻便在鱼龙混杂的港城地下世界称王的易三爷偏偏是最不像混这行的人。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沾海/洛因,并且洁身自好,从没碰过任何女人或男人——

除了一个人。


易三爷把那人保护的很好,当眼珠子似得护着,谁也碰不得。惹了那人,就等于是揭了易三爷唯一而又最痛的那片逆鳞。


徐闻城想着昨晚那堪称戏剧性的反转,脸色灰败,有苦说不出。


任他怎么想,也没想到易三爷那位放在心尖尖儿上的人……竟然他妈是个条子啊。


而此刻易三爷淡淡的垂着眸子,长长的羽睫在漂亮的面容上投下浅浅的阴影。他随意而散漫地转着手中的核桃,半晌掀起眼皮冷漠地看着他。


“我的规矩不多。但该守的,还是要守。”



-



客厅里,雕刻繁复的欧式复古落地钟无声地指向了十二点。


易三爷面容平静地转着手上的佛珠,侍立在一旁的佣人们却一个个惶恐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


王警司已经整整一天没回来了。



-



说来也奇怪。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两人说话做事的方式与其对应的身份,恰恰是完全相反的。警司像流氓,黑/帮大佬反而更像是正经好人。


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易三爷向来是文质彬彬,自有一番读书人特有的书卷之气。平日里得了空便要看看书,偶尔还写写书法。毛笔字或许谈不上颜筋柳骨挥斥方遒,至少也能赞一声铁画银钩鸾飘凤泊。


易三爷看书的时候喜欢戴一副简便而精致的金丝眼镜,白衬衫熨帖地整整齐齐,扣子直扣到最顶端那一颗,让人生出一种极为一丝不苟、且平添禁欲的感觉。易三爷讲话从不高声,声音轻柔低沉又极富磁性,不温不火,好像从不曾有值得他动气的时候。


易三爷很少笑,但笑起来的时候很温柔。他的笑容只属于王警官一个人,若是有幸瞧见了,那时候你定会注意到,他有两枚清浅的梨涡。眉间一点小小的黑痣,独有一份陈酿般的绵长来惹人回味。


易三爷的喜怒向来是不动声色的,旁人对他的情绪往往难以揣测。易三爷越生气就越是平静亲和,偶尔得见的笑容也愈发温文尔雅。


他的喜好也与常人有所区别。年纪虽轻,闲暇时却喜静。易三爷思索的时候往往喜欢转上一双核桃,每一个核桃都是亲自精挑细选的。他细白的腕子上常年戴着一串佛珠,檀木的清香透着股安宁的味道。


相较于年轻人浮躁的装饰,易三爷更偏爱丝绸制的唐装。他生着一副顶好的样貌,将唐装独特的韵味诠释的恰到好处。只远远那么一瞧,不仅轻易能入了旁人的眼,更能无声地留在那人的梦。


而他的手段则远比长相更为出名。易三爷是不动声色的,狠厉却一点儿不少,云淡风轻的便能砍掉对手一半地盘儿。但他为人却极有原则,毒/品这种毁人家庭的东西,从来不碰。地下暗里涉及军/火,赌/场,走/私,明面上却是生意人,洗钱也方便。名下有数家娱乐公司,副业做做房地产,甚至还在欧洲经营着几家足球俱乐部。


道上易三爷的名声,令人闻风丧胆。




若说易三爷是最不像声震港城黑色地带的龙头,那么王俊凯大概便是最不像高级警司的督查。


王警司喜欢混夜店,喝酒,夜不归宿。衣服从不好好穿,最上面三颗扣子永远解开,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和漂亮的锁骨。喜欢歪着头看人,狭长的桃花眼一眯起来就让人觉得他又在想干什么坏事儿。


王警司笑起来时眼微微眯着,一边儿唇角上调,虎牙尖尖,痞里痞气,看着邪性的很。然而他偏偏做了警/察,而且不是一般的警/察。王俊凯家世背景深的可怕,父亲是港城警/务处最高决策者,爷爷曾任政务司司长,还有一个现任陆/军中将的干爹,膝下无子将其视若己出。所以尽管王俊凯只是高级警司,但任谁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一声“阿sir”。




若说这样两个无论是性格还是背景都相差着十万八千里的人有什么共通之处,那么大概只有一个。


——两人都非常护短。


我的人你敢碰,扒你三层皮都是轻的。占有欲也极强,两人之间偶尔难免摩擦是一回事,旁人却是半点儿动不得的。比如王警司若是不小心抓了自家兄弟,那也得让着他。既然是他易三爷的爱人,自然是要纵着护着的。而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触了易三爷的霉头,王警司脸上常年挂着的轻佻笑容登时便不见了踪影。他的手段比易三爷要直接的多,直接省去一系列的弯弯绕绕,用拳头让那人清楚地知道什么叫作规矩。



-



易三爷一言不发,闭着眼睛在客厅坐着。


落地钟的指针指到凌晨一点十五分的时候,门口终于传来了响动。


王警司显然是喝了不少的酒,漂亮的桃花眼眼尾上调,泛着浅淡的红。他脚步算不上稳当,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睛往屋里望了半晌,大抵是瞧见了一动不动正闭目养神的易三爷,他勾着嘴角笑起来,摇摇晃晃地朝着他走了过去。


易三爷终是睁了眼,依旧是一副不温不火不脑的样子。


王警司是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他知道易烊千玺其实已经很不高兴了。王俊凯也不怕,他凑过去,一用力便将易烊千玺搂在怀里,吻了吻他的头发。


大概这世上唯一有胆子敢这么抱着易三爷的人,就只有王俊凯了。


“我不是去玩儿了。”他的脸颊轻轻地蹭了蹭易烊千玺,解释道,“徐闻城那事儿你处理的冲动了。他的表叔是个很棘手的人物,我们若只是废掉他条胳膊或腿,对方或许懒得替他出这个头。但你做得太绝,难免落了他的面子。他向来记仇,不会轻易放过你。”


王俊凯的声音很温柔,他讲话的语速并不快,带着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耐心。“我找了几个那边儿的朋友,算是把这件事儿给解决了。但是你知道,要办事儿,应酬里灌点儿酒是难免的。”


易烊千玺始终不言不语,他安静地听王俊凯说,也不打断他。等王俊凯终于讲完,他才掀了掀眼皮,不急不缓地道:“我很清楚你今晚在哪儿做了什么。不然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地、完好无损地回来?”


王俊凯挑着眉,笑得极为肆意。


“宝贝儿,我真爱死了你这股子狠劲儿。”


易三爷不为所动地看了他一会儿,轻轻地笑了起来。


“彼此彼此。”




End.



评论(66)
热度(788)
  1. 土豆烧牛肉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