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人间

现实向

请勿上升



几年前的时候,易烊千玺还不曾设想过自己会过早地经历失眠。他睁开眼,发现目光所及和闭上眼没有太多区别。但他还是固执地不肯就此合上,坚持着某种执拗,好像这样一直瞪下去,就能让意识冲破屋顶,闯入庸碌在寂静里的秋河,像死后方生的尼采,维持自身缄默,却声震人间。


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谎言。


自从王俊凯步入大学之后,易烊千玺很少主动联系他。在不懂得掩饰自己喜恶的少年人当中,易烊千玺是独树一帜的。他信奉浓缩才是精华,话少,精炼,脑海里绕了三四圈,真出口就成了三两句,思想在银河里徘徊了数个光年,到头来不过汇总成一个点头,附带梨涡浅浅。想得越多,说得越少,思绪越是脱缰,敛口不言反倒越被奉为宗旨。


他太过想念某个人的时候,就会故意冷落他。或许他这种常人所不能理解的行为总是能在思想家那里找到答案,就像卡夫卡说得: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


踌躇不同于止步不前。它并非是静止的,而是犹豫着迈出一步,又心有惶惶地收回来。然而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从而花费很多时间来与自己对抗,成功说服自己去遵从内心之后,再次鼓起勇气妄图向前踏出那一步。于是距离是小的,心中生出的雀跃却无穷。焦虑地、寂寞地、燃烧地、胆怯地,心有踌躇的人是矛盾本身,他们最勇敢,他们也最懦弱。


怀里抱着的小狮子肚皮柔软,易烊千玺在黑暗中坏心地将白日里心爱的玩偶尽情地揉圆搓扁,却也没有偷着做坏事的小欢喜。耳机不知掉到了哪去,他也不开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凌晨划开手机放王俊凯的《轨迹》,夜里细微的声响依旧会被周遭的寂静无限制放大,于是他把音量调成最小的那一格,然后放在耳边静静等旋律汇入脑海。


没有伴奏,王俊凯的声音被夜晚拖得很长很长,尾音被轻轻揉碎了融进月光。他用带着王俊凯独有味道的唱腔,温柔是汹涌澎湃的海浪,易烊千玺卧在深深海底,海草温和地帮助他屏住呼吸。


海水是他的茧。




易烊千玺以前从不认为坦诚是件困难的事。他可以在自己犯错时诚心诚意地致歉,在心怀感激时绝无虚假的道谢,在想家的时候打电话给父母直截了当地诉说他所有的想念。然而后来他对自己说:你并没有那么在乎王俊凯。


撒谎。他心知肚明。易烊千玺可以对全世界坦诚相待,唯独不能停止自欺欺人。大概以为假话说多了便会成真,真话只字不提就能埋骨边疆。时间长了,自己给自己洗髓换脑,便能挣脱桎梏寻得自由。


后来看了《茉莉香片》,才知道从头至尾被蒙蔽地只有别人的眼。


——’她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故事里的笼子是别人给的。怪的是封建的陋习,怨的是腐朽的家庭,悲的是无可主宰的命运。然而他的枷锁是自己铸造的,从足以融化钢铁的炉火中取出来,等不及温度降下去,滚烫的热气卷着蒸腾的白雾拷上来,被轻描淡写地咔哒一声落了锁。烙印太深了,皮肉与骨血都残留着炙热的余温。钥匙就握在他自己手里,如果他想,随时能把牢笼敞开,将枷锁取下。


他不摘。


他甘心地做了织在屏风上的白鸟,却试图告诉自己,你还可以飞。




半夜两点钟的星光其实朦胧。白日里他们归属于长枪大炮,常驻在镜头里。只有夜晚是属于个人的,然而入了梦却还是由不得自己。


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易烊千玺白日里压抑地狠了,报应便成倍地落在了梦里。梦境放到现实去看总是抽象的,身处其中时却又浑然不觉。有时他发现自己站在荆棘里,野草化为烈火,有无形的手焚烧着他的所有。贝斯与吉他一概徒留灰烬,砚台弃于荒野,墨汁散作虚无,隐含汗水的宣纸也燃烧殆尽。魑魅魍魉近在咫尺,而援军永远在路上。到了结局,不过姗姗来迟。


黑色的藤蔓缠绕上来,从未放弃摧毁他。他有时候想放弃吧,做个普通人,逃脱毫无道理的口诛笔伐,保住他的脊梁骨。然而这世上所有伟大的人都告诉他,你不能。王尔德说你永远要宽恕你的敌人,因为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他们心烦;佩内洛普·菲兹杰拉德说你学过的每一样东西,你遭受的每一次苦难,都会在你一生中的某个时刻派上用场;尼采说他们扔给隐士的是不义和秽物,但是我的兄弟,如果你想做一颗星星,你还得不念旧恶地照耀他们。


其实这些道理易烊千玺都懂,却并不足以让他回头。只是忽然之间,他听到王俊凯说——

我在。


于是他想,我还是要走下去。




究竟是谁第一个提出失眠时应该数绵羊已经无可考据。易烊千玺一边认认真真地数一边面无表情地想着,这果然都是扯淡的。以往他听听歌迷迷糊糊也就睡过去了,今天却总跨不过这道坎。


大抵心里空落,不像房间这么容易填满。其实易烊千玺一直在想,为什么有形的空间可以轻易被无形的事物所充斥。比如一间没有家具的房屋,只要有一盏灯,光便能够顾及到每一个角落。房间依旧空空如也,却又同时称得上满满当当。可是人也是有形的,光却只落在了身上,照不到内里的空洞,有表无里。


光却又对此不能苟同。它说,我只能在已有的缝隙中生存。你把王俊凯丢出去,我就能照亮你了。


对话无疾而终。




易烊千玺以为这一夜或许就这么过去了,却在最不可能的时间段收到了最意想不到地短信。


[From:王俊凯

天真冷。]


易烊千玺没看懂。他茫然地思考着王俊凯在接近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发这样一条消息是想表达什么。


然后他像是灵光一现般,猛地翻身坐了起来。易烊千玺哗的一声拉开窗帘向下望,路灯下熟悉的影子被昏黄的路灯拖得很长很长。


他没有立刻冲下楼去。易烊千玺一动不动地看着王俊凯的身影发呆,他在初秋里体会到了盛夏的暖意,在寂静的夜晚鼓起前所未有的勇气。


易烊千玺终于懂得加西亚·马尔克斯关于坦诚的定义。


’诚实的生活方式其实是按照自己身体的意愿行事,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如果我有一段生命,我不会放过哪怕是一天,而不对我所爱的人说我爱他们。’


醍醐灌顶。


你在怕什么呢。


易烊千玺没有注意到自己还穿着睡衣拖鞋,也没去管自己乱七八糟窝成一团的头发。他只是匆匆拿了件外套和一条围巾,便飞快地冲出了家门。


王俊凯站在路灯下看他。这阵子昼夜温差大,他的鼻尖透着淡淡的红,眼神却在稀薄的冷空气中散发着温暖炙热的光。易烊千玺想不出什么辞藻去形容,只觉王俊凯的眉眼温柔,比岁月悠长。


他在王俊凯开口之前把围巾搭在了他的后颈。轻轻一拉,便迎来了多巴胺对自身最盛大的一次反叛。






“你就像是我年少时偷吻到的露珠


此后山长水远 仆仆来赴


既做我的眼泪


也做我的湖”



End.


评论(79)
热度(787)
  1. 感官动物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2. 土豆烧牛肉却杉 转载了此文字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