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同居30天实践调查报告3

两个志愿者参与同居实验的故事。

甜/无可上升

传送门:[Day 1] [Day 2]


[Day 3]


邬童在盛夏的空调房里发起高烧。究其原因,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这种愧疚感在看到邬童毫无责怪之意的安抚笑容时达到了顶峰。他烧得有些神志不清,过于薄的嘴唇紧抿着,泛着苍白的颜色。我关掉了空调,打开窗户通风,炙热的暖空气呼啸涌入,带着梧桐花的清香。


我很少照顾人,直到为邬童忙前忙后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做到周到细致。邬童吃了退烧药,我对于厨房有心无力,只好打电话订莲子粥。家里没有体温计,我撩开邬童汗湿的留海,用额头去贴他的额头。距离太近,他的呼吸带着滚烫的温度落在我的脸上,有点痒。我不自在地退后几步。


他熟睡着,我替他掖了掖被角,像巨大的茧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我总觉得把他一个人丢在房间里便心神不宁,干脆在窗边的竹藤椅上坐下来,捧着我的数位板画画。


今天刮得是西南风。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我躲不过梧桐花恬淡的清香。


梧桐花六月盛放,七月凋零,是开在春末夏初的花。晚开的花被时光厚爱,寓意着坚贞,象征着启蒙之爱,花语是情窦初开。


我突然画不下去。


邬童还在睡梦中。他的睡颜其实算不上好看,嘴巴微微张着,眼睛也像被迫眯起,不怎么情愿就这样彻底闭上。然而我摸摸嘴角,发现笑意原来是藏不住的。


于是我打算放弃挣扎。




邬童的病来得快去得也快,我自认功不可没。空调不再开了,我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我还是想要崇尚自然,邬童笑,看破不说破。


黄昏的时候开始下雨,淅淅沥沥的。我断了出门的念头,将其归咎于邬童感冒初愈不宜出门,其实是懒骨头作祟。今天份的漫画已经画完上传,我无事可做,开始翻箱倒柜。


十分钟后我双眼放光的拉着邬童,问他有没有做过陶艺。邬童茫然地摇头,我笑眯眯地告诉他那么你将多一个好老师。邬童的虎牙冒出来,他说那可真是不胜荣幸。我对此大大方方地欣然接受。


我猜自己是由艺术细胞构成的个体,和艺术沾边的手工技巧我拥有得天独厚的天赋。我毫不害臊地跟邬童漫无边际地自夸,他对我的鬼扯并无异议,全盘接受。我因此更喜欢他了。


我亲身示范如何使用转盘之后,便将自己的半成品重新揉成一团递给他。邬童学得认真,他的手指不比我的纤长,像孩童般肉乎乎的。我忘了指导他,满脑子只觉可爱。


邬童自己摸索着,初学者谈不上任何技巧,但胜在有心。他做了再简单不过的陶罐,有着细到不成比例的瓶颈,和大腹便便的胖胖肚子。他在瓶身上专注地勾勾画画,我凑过去看,勉强能认出他画的大概是一只小狐狸,和一朵玫瑰花。


他的画很丑,笑容却在我的脑子里根深蒂固。


我笑他是灵魂画手,邬童不好意思地去摸鼻子,手上沾着的颜料意料之中地抹花了他的脸。太丑了,他皱着脸说。我收了嬉笑,告诉他艺术没有美丑之分。就像安东尼说的,只有用心看,才能看得真切。重要的东西是肉眼看不见的。我在他的画里看到了漫长而温暖的故事,看到了荒芜沙漠里救人性命的甘露,看到了干涸大地的裂缝里悄然绽放的花。


邬童的眼睛随着我的描述越发明亮。他把自己做的陶罐送给我作纪念,并难得厚着脸皮跟我讨一个做回礼。我一口答应,开始思索该给他捏个什么才好。灵光一现,很快我便有了主意。


我动作飞快,手指灵巧地上下翻飞。邬童就坐在一边看,我没有抬头,也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半刻不离,专注又炙热。我因此花了十二万分的心思,只觉从未如此用心过。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总归是要最好的才是。


我捏了很久,夜深时才总算做好。我满意地将手中的陶艺轻轻放到桌上,抬头看向邬童。他的神情叫我难得愣住了。


邬童抿着唇,他看着手工陶艺,而月亮看着他。我突然就理解了曾经觉得矫情的《月光》。空气是温和的,是使我们浑身懒得支持不住的,莫名其妙会感动得流泪的那种渗透肌肤的温和。


他并未出声,我却只看着他的眼神,就柔软了挺直的背脊。不知何时,他已轻易地成了我的脊梁。


我假装看不懂他过于感动的样子。我告诉他我觉得他像路飞,所以我便捏了艾斯送给他。这样以后看见艾斯的时候,他就能自然而然地想起我。


他没有说谢谢,晚上的时候我却因此而睡不着。熬到天将明去看海贼王,我终于明白。




[我有时候会头脑一热,觉得如果有时候逃跑的话,恐怕就会失去十分重要的东西,非常害怕,而那时,路飞在我身后。]


[为什么遇到如此强大的敌人你也不愿逃跑?—— 那是因为身后,有至爱之人。]


[有我在的话,你就不会难过了吗 

恩 

要是我不在,你会很苦恼吗 

恩 

你希望我活下去吗 

那当然了 

是吗]


[艾斯可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兄弟啊。]



我迎来了人生中第一次失眠。


还有二十七天。


评论(46)
热度(344)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