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同居30天实践调查报告

两个志愿者参与同居实验的故事。

甜/无可上升


[Day 1]


高考刚刚结束,难得有三个月的假期,就想体验些有意思的事。刚好从网路上看到一个社会实践:征集二十组志愿者,随机两两分配,进行为期三十天的同居实验。期间需记录下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从初次见面、到互相磨合的过程。没有报酬,但是发起者会提供住宿的地方,位于市中心的高级公寓。包水电网,三餐自费。唯一的要求是每天需写日记,如实记录当天所发生的事情,并包含适当心理活动。中途不能退出。所有日记将作为实验数据计入调查报告。


简单说下我为什么来做志愿者。我喜欢未知且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而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很吸引我。所以我选择参加,不为别的,觉得好玩儿。哦对,忘记这是实验报告,我还没有写我的名字。不够严谨,我的失误。


我叫尹柯,准大学生。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我在某个社交网络平台上有二十多万僵尸粉。嗯,我是个业余画画的。


搬进来的第一天我挺满意,小区环境不错,治安也凑合。两室一厅,能拥有自己的房间对我来说就够了。我来的比较早,稍微布置了一下房间就坐沙发上看电视。正演到女二掐着女一的脖子说去死的时候,我未来一个月的室友推门进来了。


我敢说他被电视里尖利的女声吓了一跳,站在门口好半天愣是没敢进来,还是我冲他友好地招招手,他才像回过神似得,拖着行李箱走到客厅里。


这哥们儿长得真他么好看,于是我瞬间对他有了无限的预支好感。对,没错,我就是个重度颜控患者,不要跟我讲内涵更重要。


帅哥有点腼腆,他看起来稍稍有一些不知所措。我冲他笑,啃了一口手中的苹果。他立刻受到了启发似得,圆圆的桃花眼朝我弯了弯,特亲切的样子——


“吃饭了吗?”


我摇头。帅哥很高兴,像是给自己找到了个定位。他说那我先做点饭吧,我说麻烦你啦,他笑。


他可真是个细致的人,我这才注意到,他进来的时候提着超市的袋子,各种食材还有水果饮料都准备了,我有点惭愧。


电视无聊,我趴在沙发靠背上啃着苹果看他。我和他闲聊,各种掰扯。他有问必答,认认真真地样子,一边在厨房里忙活一边还能毫无敷衍的应着我的鬼扯。二十分钟下来,他上辈子的事儿都快被我弄得一清二楚了。


帅哥的名字挺童真,也文艺。邬童,梧桐。我蛮喜欢的。


他系着围裙,整个人的气质都更温和了些。邬童的身材比例很好,长腿一迈便恨不得跨越半个厨房。只是太瘦了,能看到背后锋利的蝴蝶骨。


看得出他是经常做饭的,动作娴熟,有条不紊的。我现在才肯相信,原来真有人往厨房那么一站,就能让空房子也像个家。


我不禁对接下来的日子生出些许期待来。也许是饭香扑鼻的缘故吧,其实我平日里总被人说高冷不好相处来着。


紫菜蛋花汤,水煮牛肉,还有一条清蒸鲈鱼。营养丰富又很健康。我不说笑的,吃了几口之后,我恨不得雇他做我终身厨师,提供五险一金也行的那种。


对于值得赞赏的事物我总是不吝啬夸奖的,于是面皮很薄的邬童脸红红的,简直像喝了假酒。


我吃了三碗饭,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撑到忧伤。


瘫在沙发上不能动弹的时候,面前多出一杯茶。切得薄薄的新鲜柠檬片漂浮在水面上,我挣扎着凑过去闻,柠檬茶散发着令人安心的清香。


邬童说喝一点会有助消化的。我把下巴搁在从家里一路抱过来的小狮子脑袋上,告诉自己别笑得太夸张。


泡好茶之后邬童就跑到厨房刷碗,我抱着小狮子看他,心里最后一点距离感也消失无踪。他太周到了,像我妈。


我因此笑倒在沙发里。


邬童听到我神经病似得笑声,不明所以地转过头看我,我朝他咧咧嘴,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我秉持着想到就要立刻去做的原则,飞奔回房间开始我的画作。大概是因为这次不再单凭想象,而是有着具体的人物模板,我只觉得手速快到有些虚幻,从来没这么得心应手过。


很快邬童的漫画形象就在数位板上呈现出来。我咬着笔尖,开始思考要不要把我们的同居故事po到网上作为下一个漫画连载。想了一会儿我越来越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不单省了整天琢磨编剧情的麻烦,还能看下广大吃瓜网友对我们之间的看法,吸取点建议。


说干就干。从小到大老师们向来夸我雷厉风行,对待漫画也是一样。我迅速将第一话画好,并上传到了网络平台。


我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突然意识到很久没听到邬童的声音了,我踢踏着拖鞋跑到客厅里,发现对方正抱着电脑敲敲打打。


我吃惊地发现,对方正在修改我所在的社交网络平台的后台指令代码。


程序员还是黑客?好吧我承认我脑洞有点大。溜达到餐桌旁拿了个苹果啃,我抱着我的小狮子一屁股坐到邬童身边,他转头看着我笑,忙完啦?我点头。


他工作的时候很专注,我看着他白皙的十指在键盘上令人眼花缭乱地飞舞,很快便修改了网站潜在的bug,新的程序指令简洁而有效,我崇拜地看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有成为迷弟的潜质。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跟他讲我也混这个社交平台。


我本试图偷看他的ID,可惜工作结束之后他便合上了电脑。


下午我拉着邬童一块儿看了会儿网综,两个小年轻体内的嘻哈之魂轻易便被燃起。我深沉地看着他道黑怕不怕黑,他在室内顶着墨镜回这才是my homie。


我再次笑倒。


晚上的时候邬童本想继续做饭,却被我阻止了。我义正言辞地表示要带他出去吃顿好的。邬童天真的可爱,他傻不拉几的相信了我,结果面对着三个街区外的烧烤摊开始怀疑人生。


我告诉他吃了之后你会发现原来猫肉狗肉吃起来都像羊肉,他试图微笑,然而扯了半天嘴角,最后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我不再逗他,拉着他进了烧烤摊一旁的川菜馆。


两个成年人喝点度数低的啤酒不在话下,我爸从小跟我讲男人的感情是喝出来的,我深以为然。


六瓶下去,我和邬童已经成了勾肩搭背去唱KTV的交情。


我喜欢民谣或者安静的小众歌曲,不太适合带动嗨起来的气氛,邬童则不一样,他挥舞着自己的领带站在沙发上唱《阳光宅男》,我为他拍烂了我的小破灯。


嗓子喊哑之后我们沿着半夜空无一人的街道晃晃悠悠地回家。


今天月亮很圆。


还有二十九天。


评论(50)
热度(424)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