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一路失去也一路拥有。

[HP]奶酪里的斯芬克斯

无可上升


“梅林在上,我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选修占卜。”Karry有气无力地握着羽毛笔,啪地一声将厚重的硬皮书合上。壁炉里温暖的火光照亮了封面上烫金的花体字:《拨开迷雾看未来》卡桑德拉·瓦布拉斯基著。


“哦得了吧。”Ernie痛苦地皱了皱鼻子,拖着长腔呻吟了一声。“比起’古代如尼文研究’来说占卜课已经是天堂了,至少你不用每周写一篇十五英寸长的论文,外加两篇翻译。”他愤愤地挥舞着手中的羊皮纸,“十五英寸!我当时一定是脑子被巨怪踢了才会觉得古代如尼文听起来很酷!”


Karry看着跳脚的Ernie,觉得笼罩了自己一晚上的烦躁感开始慢慢消退。他看了眼已经完成三分之二的占卜论文,愉快地想着,至少有人比自己更惨。于是他伸了个懒腰,冲陷入低迷的Ernie露出一个迷人又欠揍的微笑。


“祝你好运。还有,晚安。”然后抛下Ernie意欲杀人的悲愤目光,轻松地抱着课本回了寝室。不过当然不是真的要早早睡觉,格兰芬多大概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循规蹈矩,而这也构成了学院宝石总是垫底的原因。


最近他学了个有趣而实用的小咒语,Disillusion Charm (幻身咒),能够让身体呈现出与背景相当的色彩及纹路,从而起到隐匿的作用。这个巧妙的咒语无疑能让Karry的夜游变得更加畅通无阻,至少不必再担心遇上阴森森的Argus Filch,和他那只神经敏感的猫。


迫不及待地轻声念出咒语,满意地感受到冰凉的液体顺着魔杖顶端迅速包裹住他的全身。Karry静悄悄地穿过安静的回廊,顺着变换的阶梯开始自己在霍格沃茨城堡里的探险。这座传承上千年的古堡永远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魔力,数之不尽的秘密被掩藏在黑夜里,静静等待被挖掘,揭开神秘的面纱。


他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二楼走廊的深处是一间废弃的空旷教室,据说曾经用来教授过格斗术,不过随着历史的洪流,这门课被废除,这间教室也就自然而然的沦落为杂物间弃之不用。


然而今晚这扇总是紧闭的门大喇喇得敞开着,Karry有些好奇地悄声靠近,随后不禁感兴趣地微微睁大了眼睛。


一个男孩正坐在教室的中央。他穿着做工精良的巫师袍,修长而苍白的指尖落在奢华又古老的暗金色雕花镜框上。Karry从镜面的折射中看清了他的脸——


Karry记得他,一个叫作Jackson的斯莱特林。之所以对他印象深刻,大概是因为两人都是少见的亚裔。


他有着斯莱特林惯有的苍白而瘦削的尖下巴,微垂着眼睑,漆黑的瞳孔让Karry想到深不见底的黑湖。


原来斯莱特林也会夜游。Karry漫不经心地点评着,而且警觉性也很低。如果是他,一定会在发呆之前把教室的门关上,并以防万一设下一个Silencio (无声无息)。


镜子里只倒映出斯莱特林精致而冷淡的脸,Karry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定了定神,他眯起眼打量着这面古朴的镜子,敏锐地注意到镜子的顶部框架上镌刻着一行漂亮的花体字——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有趣。Karry暗自记下这行字来,打算明天去图书馆查阅一下。


“Well,瞧瞧我看见了谁。”柔软地、蛇一般阴冷而轻缓得嘶嘶声冷不丁地在他背后响起,冷汗瞬间浸湿了Karry身上的魔法袍。他僵直着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内心则疯狂发出懊恼地低咒。


阴魂不散得老蝙蝠。说实话Karry对学院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偏见,也承认Snape教授在魔药学上的造诣令人印象深刻,但对方轻蔑的眼神和言语间毫不留情喷洒的毒液,每每将Karry对其升起的好感与尊敬浇灭的渣都不剩。


自己这点儿手段或许足够在Argus Filch那里蒙混过关,但放到Snape教授那里压根不够看。Karry清楚地知道自己肯定已经暴露了。


他暗暗咬着牙,将这笔账蛮不讲理地算在了Jackson的头上——

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Snape教授堵在走廊的尽头里,无处可逃。


而那个可怜又无辜的斯莱特林全程都在出神,丝毫不知就在刚刚,自己便莫名其妙地招来了一个麻烦且颇为记仇的敌人。


“Finite Incantatem (咒立停)。”


果然,Snape教授微微眯着眼盯着他所在的位置看了一会儿,便抬起苍白的手腕,看似随意却精准的将解咒落在了他的身上。


Karry干巴巴地扯出一个笑容:“晚上好,Snape教授。”


换来的是一声意料之中的嗤笑。“我以为你现在应该待在格兰芬多塔楼里,睡在愚蠢的、红金相间的寝室里,而不是施展着可笑的小把戏,深夜在霍格沃茨里肆无忌惮地游荡,妄图欺瞒过你可怜地、油腻腻的魔药学教授。”


Karry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接下来悲惨的遭遇。


“格兰芬多扣五十分。为了你愚蠢的、堪称巨怪的行为。”Snape教授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愉快地宣判着对他的处罚。“劳动服务。晚餐后到我的办公室制作疥疮药剂,直到学期末。Wang先生。”


噢不……Karry无声地呻吟了一声,他简直想要痛哭出声。他面无表情地想着,哦很好,鼻涕虫、豪猪刺、还有弗洛伯毛虫粘液。这可真是太好了,他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都将对晚餐失去期待。随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Karry赌气地、报复性地指着身后的教室:“教授,斯莱特林的学生也在夜游!”


Snape教授漫不经心地往他看后看了一眼,讥讽地扯了扯嘴角。


“哦?你说的人在哪?”


Karry不服气地回过头:“就在——”


身后的教室早已空无一人。




>>>


第二天早上Karry顶着大大的黑眼圈,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在Ernie身边。对方正愉快地往热乎乎的烤面包上抹黄油,看到他黑着脸愤恨地切着牛排,像是在和客迈拉兽搏斗那般用尽全力,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嘿,伙计,你现在简直像一只暴躁的炸尾螺。谁惹我们格兰芬多小王子生气了?”Ernie满脸八卦地问着,随即想到一夜之间险些见底的学院宝石,吃惊而又有些理所当然地猜测:“你昨晚夜游被抓了?”


Karry面无表情地咬下一口牛肉:“你这么有预言的天赋,怎么不去修占卜学?”


Ernie嘿嘿一笑,敬谢不敏:“还是不了,我还不想每天变着法地瞎编自己将遭遇什么不测。”


于是Karry的心情更差了。


而这时恰好步入霍格沃茨礼堂的年轻斯莱特林,就自然而然地成了Karry怨念的目标。同样是夜游,对方却在自己的“掩护”下得以安全离开。一想到即将面对的、成桶成桶黏糊糊的弗洛伯毛虫,他就觉得胃里开始止不住地泛酸。再也待不下去,他砰地一声站了起来,把刚刚咽下一口南瓜汁的Ernie吓了一跳。


“咳咳……嘿,你去哪儿?”


Karry气势汹汹地向着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道:“图书馆。”


他要搞清楚昨晚那个斯莱特林到底在看些什么。


难得执着又认真地在图书馆待了一个下午,Karry终于在日落之前找到了相关文献。


The Mirror of Erised (厄里斯魔镜)。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将其倒过来阅读并重新断词后就会得到正确的含义:“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


Karry轻声念着:“我展现的不是你的面容,而是你内心深处最真切、最强烈的渴望。”


他想起Jackson稍显冷漠的神情,有些出神地思索着。他渴望看到的会是什么?




>>>


保护神奇生物课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


Silvanus教授语速缓慢地简单介绍道:“这节课我们来了解一下ERUMPENT(毒角兽)。”


格兰芬多大多一脸茫然,而斯莱特林则迅速沉下了脸色。胸前别着银绿色蛇院徽章的男生踏前一步,礼貌却不失严肃地道:“教授,这恐怕有些不妥。毒角兽被魔法部鉴定为危险性高达四级的魔法生物,并且被列为乙级可贸易商品,即受到严格控制的危险生物。一旦攻击人类,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很好。很好。”Silvanus教授缓缓地点头,“不过毒角兽只会在被激怒时才会发动攻击,并且我们今天将要观察的只是幼崽。在此之前已经设下了防护咒语,所以不必担心。”


一个格兰芬多不以为意地嘟囔了一句“斯莱特林就是胆小”,那位斯莱特林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随即便收回了视线,像是在怜悯他的无知。


Karry抿着唇一言不发,因为他知道斯莱特林们的担忧其实是正确的。下意识地在人群里寻找Jackson,男生的视线微垂着落在他面前的草地上,漂亮的眼睛仍然像平静深邃的黒湖,他的脊背笔直,怀里抱着一本厚重的砖头书。敏感地注意到Karry的视线,他微微眯起眼看过来,神情依旧冷淡。


如果他笑起来会是什么样?Karry莫名其妙地想着。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他使劲地晃了晃脑袋。Karry觉得自己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才会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胡思乱想间,小毒角兽已经被Silvanus教授放了出来。


说实话,这种魔法生物长得很丑。它的鼻子上长着一根大到不符合比例的犄角,身体圆滚滚的,皮肤却是粗糙而厚重的灰色,尾巴长长的,像做工敷衍的麻绳。


女孩们皱着鼻子,站在离小毒角兽远远地草地上,并没有试图靠近它的欲望。而斯莱特林的贵族们虽没有明显表现出来,却也用行动证明了他们对小毒角兽不感兴趣。


倒是格兰芬多的男孩子不在乎它好不好看,又或者说不清楚它的危险性从而满不在乎地凑到离它很近的地方。


刚刚曾嘲笑过斯莱特林胆子小的那个格兰芬多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无所顾忌地打量着小毒角兽,随后皱了皱眉,口无遮拦道:“嘿,它可真丑!看着脏兮兮的。”


然而他似乎忘记了魔法生物都拥有很高的智慧,所以小毒角兽理所当然地被激怒了。


“哦梅林!”Silvanus教授很快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并迅速采取了措施。小毒角兽的皮肤能够抵御大多数的魔咒,所以Silvanus教授只是快速放出魔法牢笼,试图将发狂的小毒角兽关进笼子。


而Karry之前正看着Jackson出神,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到Ernie的尖叫——


“快闪开!”


什么?Karry抬起头,大脑一片空白。小毒角兽正飞快地朝他的方向跑来,Karry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躲开,然而手脚却僵硬不受控制。他呆呆地想着,自己也许会被它的犄角撕成碎片。哦不,听说小毒角兽的毒液能让任何物体爆炸……


“砰!”


Karry有点茫然。他浑身哪也不疼。难道他已经死了?他眨眨眼,终于意识到自己正被一个人揽着倒在草地上。眼前是属于斯莱特林的墨绿色长袍,呼吸间还缭绕着淡淡的清香。温热的喘息从上方传来,他愣愣地抬起头,看到了苍白而瘦削的下颚,再往上是挺翘优美的鼻梁,最后落入幽深的瞳仁里。


Jackson的左手握着自己的魔杖,右手则牢牢地扣在他的肩头,修长漂亮的十指因为紧张而过于用力,从而深深地陷进他的皮肉里。然而Karry并不觉得痛,他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是Jackson救了他。




>>>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Karry笑容灿烂地挨着Jackson坐下来,将手中的甜点递给他。“喏,糖浆馅饼和酒浸果酱布丁,我亲手做的。家养小精灵差点又要哭鼻子,我哄了好久它们才不那么难过。”


年轻的斯莱特林抿着唇接过来,对于Karry走到哪跟到哪的行为已经放弃抵抗。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声“谢谢”,换来Karry亮晶晶的眼神。


他的指尖忍不住动了动,微微蜷缩着蹭了蹭自己的掌心,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每次看到Karry小动物似得眼神,他就忍不住想揉揉对方的脑袋。Karry的头发不像自己这般服帖,总是毛茸茸的,说实话有些乱,但看起来手感很好。


他默不作声地吃着,也许是因为甜甜的布丁口感很好,Jackson觉得心情有些轻松愉快。Karry探过来看他手中的书:“《被遗忘的古老魔法和咒语》?Jackson,我有时候总奇怪你为什么不是个拉文克劳。”


Jackson只是微微抿着唇笑,嘴角边有着好看的梨涡。


Karry呆呆地看着,想起了曾经自己还设想过,对方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脑子一热,他脱口而出:“你笑起来真好看。”


哦梅林啊……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Karry蹭地站了起来。“我突然想起魔法史的论文还没写完明天再来找你!”


用落荒而逃来形容大概是精准的。


Jackson愣愣地看着Karry匆匆离去的背影,随后若无其事地低头咬了一口糖浆馅饼。半晌,他轻声嘟囔了一句:“糖放得太多了。”


不然怎么会这么甜。




>>>


第一场大雪过后,万圣节就快要来了。走廊里充斥着烤南瓜诱人的香甜味道,幽灵们和壁画也开始愉快而亲切地交谈。邓布利多教授笑眯眯地挥舞着魔杖,和教授们一起将霍格沃茨的礼堂装饰的焕然一新。


无数个半人高的巨大南瓜被雕刻成一盏盏灯笼,蜡烛火苗在南瓜肚子里莹莹闪烁,漂浮在礼堂的上空。施过魔法的天花板已经化作一千朵或高或低的乌云,时不时还会有闪电伴随着轰鸣出现在云层里,成百上千只蝙蝠在餐桌上方穿梭飞舞,颇受欢迎的骷髅舞团也受邀出现在霍格沃茨,偶尔从餐桌或墙壁中突然钻出来,欢快地为学生们表演滑行。


整个城堡都被装点成万圣节主题的样子,女孩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为晚宴准备的礼服款式,想要在心仪的人面前盛装出席。




“Jackson,你有舞伴了吗?”

“Jackson,你会参加万圣节舞会吗?”

“Jackson,我能不能……”

“……啊啊啊啊啊!”


Karry垂头丧气地揪着自己蓬松的黑发,他已经对着墙壁演练过无数次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邀请Jackson做自己的舞伴。


万一他拒绝自己怎么办?


“小家伙,你再这么嘟嘟囔囔地吵下去,我头都要痛了。”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把Karry吓了一跳,他猛地转过头,差点扭到自己的脖子。说话的人是墙上的壁画,穿着贵族宫廷礼服的女人摇着手中的羽毛扇子,夸张地摇头:“实话实说就好了。如果对方愿意,你说得再傻他也会答应,如果对方不愿意,你说出一百朵阿尔巴尼亚玫瑰来,也没用。”


Karry的眼睛很快便亮了起来。他轻快地点点头,感激道:“是这样没错。谢谢您的帮助。”


贵族女人抿着嘴笑,摆摆手示意他没什么。


然而他一转身,却看到Jackson戏谑地笑着,靠在不远处地墙壁上。他慵懒地挑眉,难得带着些调笑道:“亲爱的,你有舞伴了吗?”


轰得一声,Karry只觉得血液都在瞬间涌上了脸庞,他几次试图张口,都是徒劳无功。他窘迫地站在那,手脚不知道该往哪儿摆,眼神也四处乱飘,找不到固定的焦点。


Karry其实有点难过。他想,Jackson一定觉得他很傻,本来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来说大概就是没脑子的,这下不过是印证了这种说法。


沮丧里也许还添了点别的什么,只是Karry不想承认。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逃跑。


Jackson让他停下来,Karry还是闷头跑。


“Petrificus Totalus (统统石化)!”


Jackson并没有生气。他绕到Karry跟前,深色的眸子依旧像沉沉的黑湖,区别却是掉进去便想要心甘情愿地沉溺其中,再不想做徒劳地挣扎。


“还记得厄里斯魔镜吗?”


原来看似危险的黑湖,也可以有平静无波的温柔。


“我昨晚又去看了一次,那个人在镜子里吻了我。”


Karry像是意识到他在说什么,Jackson隔着空气都能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


“所以今天换我。”


Karry闭上眼。他想,原来Jackson刚刚又偷吃了糖浆馅饼啊。



——End——



评论(50)
热度(495)

© 却杉 | Powered by LOFTER